? 502.751 杀鸡儆猴-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502.751 杀鸡儆猴

笔龙胆2017-4-21 17:24:25Ctrl+D 收藏本站

????周云龙发生意外,今天的会议本来是推迟的,但张省长却通知,照常举行,由他亲自主持。

????凌晨的时候,梁健到家已经快五点了。稍微眯了一会,就去了单位。稍微靠了一下,喝了杯茶,提了提神后,通知了一下人秘处后,就去了会议室那边。

????他到的时候,是八点四十分。还有二十分钟,会议才开始,大部分人都还没到。这一次会议,和上一次不一样,主要是针对宁州市范围的。所以,其他地市的市长应该都不会来。

????考虑到参会的人级别可能都要比梁健高一些,即使职称一样,但人家都是实权在握的人,梁健一个妇联副主席也没办法比。所以梁健特意早到,免得有些人心里不舒服。

????梁健稍微坐了一会,就看到了一个熟人进来,是高成汉。看到高成汉出现,梁健是有些惊讶的。高成汉能出现在这里,明,凌晨在回去的车上,那几句对话已经在实现了。

????梁健站了起来,与高成汉打招呼。不过,这会议室不是聊天的地方,两人稍微聊了几句,就不再话,各自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会议快开始的时候,副省长杜明亮来了,他刚坐下,张省长也到了。这一次会议,人数并不多,总共十来个人,除了梁健之外,都是相关省厅负责人,还有一位副市长—宁州市罗建新,和一位市长—永州市高成汉。唯独他梁健,坐在这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在场的人几乎都清楚梁健的事情,时不时这目光瞟向他时,总是都带着些不一样的味道。梁健早已经习惯这些目光,倒也不在意,放松地坐在位子上,等待会议的开始。

????会议开始,先由杜明亮话。原本,如果主持会议的是周云龙,第一个话的,应该是周云龙。但今天换成了张省长,杜明亮就只能代替周云龙了。

????杜明亮先是将周云龙的事情了一下,在场的人,除了高成汉之外,都已经知道了周云龙发生意外的事情,所以也不惊讶。完之后,杜明亮看向张省长,问:“梁健同志的事情,要现在一下吗?”

????张省长回答:“一下也好。”

????杜明亮点头,然后将梁健被委任为治水行动顾问的事情了一下,在场的人虽然有些惊讶,但都很快就接受了。毕竟,这治水行动顾问的名头,只是个虚衔,叫着好听而已。能走到今天这样的位置上,这些人都是些人精,自然不会为了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名利的虚衔去得罪张省长。

????梁健的事情完之后,会议开始进入主题。张省长发言:“治水行动开始至今也有三个月了,各个地市的成效各有不同。其中成绩最为突出的,是永州市。所以,这一次会议,特地请了永州市市长高成汉同志来讲一讲他的治水经验,希望宁州市能从中借鉴到一些。”

????这一次的治水会议本来就是针对宁州市安排的,宁州市是江中省的省会城市,也是发展最快的城市。正因为发展快,所以在水域的污染问题上,也甚是严重。更因为发展快,境内工业发达,人际关系也很是错综复杂,所以这治水行动开展起来,可谓是江中省第一难城市。治水行动开始到目前为止,例如永州市和镜州市,成效很是明显,其余的一些地市,虽然没有永州市这么立竿见影,但也在逐步改善。唯独,宁州市,尤其是松塘江流域,改变甚。此刻又被张省长点到,让宁州市借鉴永州市的经验,无疑就是在,宁州市的治水行动不如永州市。梁健看到,坐在高成汉右边的罗建新脸色有些难看。

????上一次的会议当中,罗建新作为宁州市治水负责人是第一个发言的,当时他发言消极,带头带得很不好。周云龙还被气得不轻,却一直忍着没什么。这一次,主持会议的是张省长,相比于周云龙,张省长要直接了许多。不过,也可以理解。罗建新虽然是副市长,但宁州市是江中省的省会,副市长的级别是厅局,和水利厅的厅长是一样的级别。但,张省长是省部级的,这当中相差了好几级。张省长自然就不需要注意什么。

????张省长才完,杜明亮忽然接过话,:“这宁州市和永州市情况不太一样。宁州市是省级市,发展快,企业多,自然就情况复杂一点。这样,要不先让建新同志把宁州市目前的情况一,成汉同志呢,听一听。”着,他转头看向张省长,问:“张省长,你觉得如何?”

????张省长点头:“那建新同志就来吧。”

????罗建新的辞,和上一次相比,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无非还是强调了宁州市关系复杂,牵一发动全身。罗建新一边的时候,一边偷偷瞄着张省长的脸色,一番话得心翼翼。但,一直到他完,张省长的脸色都没什么变化。梁健在旁边看着,心里却在想,这罗建新也真是够可以的,这治水行动是张省长提出的,他也曾公开表示过,他对治水的决心。这罗建新现在当着张省长这么消极的话,和摸老虎屁股有什么差别?

????罗建新完后,杜省长正要话,张省长忽然看向其他的几个相关省厅负责人,:“来,你们也对宁州市治水行动的看法。”

????几个省厅负责人你看他,他看你的看了一会,才有人开口,:“宁州市的情况,确实要比其他地市复杂一些。这种复杂,不仅仅在于污染,还在于人际关系。建新同志主持宁州的治水工作,确实也是有苦难言。”到这里,正在罗建新脸色稍稍松懈的时候,话锋忽然一转,:“不过,难归难,这水嘛,还是得治的。现在是生态经济嘛,经济已经上去了,这环保方面也得跟上。”

????罗建新的脸色又难看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人发言都和这人的差不多。梁健心里暗自嘲讽,这些人见风使舵的本领倒是挺好,如果今天主持会议的是周云龙,恐怕刚才不过后面这几句话就不会出来了。

????这就叫,见人人话,见鬼鬼话。这官场的人,一个个都精得跟猴一样。

????这些人都发言完了之后,张省长看向杜省长,:“杜省长,你是分管水利的,对宁州市的情况也是了解的,你是怎么认为的?”

????杜省长想了想,回答:“宁州市,可以是重灾区。这几年因为重点发展经济,宁州市的水环境污染已经很严重了,治水迫在眉睫。不过,有一句俗话的好,这饭一口吃不成胖子。这治水也不是一天,一月就能成的。我认为,建新同志的也有一定道理,这宁州市情况负责,治水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应该徐徐图之。”

????徐徐图之,自然是不行的。这治水,越是拖就越是治不成。这一点,不仅张省长,梁健知道,在场的人其实心里都清楚。

????张省长看向了高成汉,:“来,成汉同志,你来你是怎么看的?”

????高成汉想了下,然后道:“对于宁州市的情况,我也了解过一些。我认为,越是复杂,就越是要够快够狠,快刀斩乱麻才能斩得清楚,斩得赶紧,否则就是藕断又丝连,扯不干净了。这治水,就是要快。”

????高成汉刚完,罗建新抢着道:“高市长这话,的倒是轻松。这快刀斩乱麻,也要刀够快才行啊!这宁州市这么多的大企业,不少企业,关系都通到北京了,我们这把刀,在人家眼里,跟把水果刀一样。”

????“水果刀也是刀,关键在于是什么人拿着。”张省长忽然道,罗建新听后,脸色变得难看至极。张省长这话,明白地了罗建新不如高成汉。

????梁健对于张省长这话也有些意外。以他对张省长的了解,他很少会这样直接,况且,这罗建新好像是华剑军那一边的。

????梁健猜不透张省长具体是怎么想的。只听得张省长问高成汉:“如果换做是你来主持宁州市的治水工作,你会怎么做?”

????这话一出,罗建新的脸立即沉得都能滴下水来了。在场的人也都惊住了,包括杜省长。虽然张省长的是如果,但谁知道这如果会不会变成真的?谁知道这如果是不是代表着张省长已经有让高成汉替代罗建新的想法了?

????在场的人,心里顿时都起了风浪,都在不停地猜测着,连接下去高成汉了什么,都没仔细听了。

????相比于他们,梁健要好些,他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而且,对他来,如果高成汉真能调到省里来,也未必不会是一件好事。

????高成汉想了有十秒钟,才回答:“虽,快刀斩乱麻。但,这第一刀不能随便下手。我觉得,应该选一家有代表性的企业,作为第一个目标。只要这第一刀成了,那么后面的事情,阻力就会相对很多。就算是水果刀,也能快起来了。”

????高成汉的办法,其实白一点,就是杀鸡儆猴。张省长听后,眉头微皱,陷入沉思,不知是在想高成汉的这个建议是否可行,还是在想到底哪个企业比较适合当这第一只鸡。这时,杜省长忽然发话:“那成汉同志觉得,哪个企业比较合适?”

????高成汉想了下,:“目前我对宁州市具体情况还不是很了解,我需要研究一下,才能给杜省长一个答案。”

????高成汉的回答,很是负责。确实,他并不是宁州市的本土官员,对宁州市并不了解。若是随口给出一个企业名称,无疑是不负责任的。

????这时,张省长忽然看向了梁健,问:“那梁健同志觉得,哪个企业比较合适呢?”

????这场会议进行到现在,除了刚开始提到梁健被委任为治水顾问的时候,张省长看了梁健一眼后,后来,就一直没看过梁健。梁健坐在这里,就像是一个隐形人,又或者,像是回到了以前的秘书生活,他只是负责记录。

????而此刻,张省长的目光一落到他身上,梁健坐在这里的意义就产生了变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