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24谁是凶手-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924谁是凶手

笔龙胆2018-3-6 16:33:40Ctrl+D 收藏本站


????????????????????一下子很多人拥了过来,梁健还没和郎朋说上话,就被救援队员团团围住,郎朋被挤了出去,和项瑾还有沈连清站在一起。()



????大约二十分钟后,梁健就被救援队员从车子里救了出来,抬上了救护车。沈连清和项瑾立马跟了上来。沈连清头上的伤口已经做了简单处理,包了绷带。



????救护车呜啊呜啊地响着,梁健躺在床上,头还是晕晕地疼。可人已经感觉轻松了许多,项瑾在旁边目光看着他,也不说话,只是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一双手紧紧攥着他的手,指甲都快嵌进梁健的掌心肉里了,很疼。但梁健不介意,他知道,只是因为爱,所以很担心,担心得快疯了。



????“我没事。”梁健轻声安慰。项瑾还是不说话,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脑袋动的时候,眼泪落在梁健的手背上,感觉一阵冰凉。



????好像到医院特别快,在这个正好是夜里车最多的时候,还能开得这么快,或许是因为司机知道车里载着的是谁。



????车子到了医院,一切都很匆忙,却又十分有序。下了救护车,就直接进了ct室,各种检查,一轮下来,已经过去快两个小时了。等梁健到病房,只觉疲惫至极,就连身上的那些疼痛都不重要了。



????项瑾,沈连清,还有郎朋都跟了进来。沈连清卷着袖子,披着外套,袖子空荡荡地随着他的步子晃荡,脑袋上绑着绷带,脸上不少青肿,显得狼狈至极。但梁健知道,自己恐怕比他更狼狈。



????郎朋进来,没问什么,该问的他肯定已经问过沈连清了。略微说了几句话后,就各自散去,只剩下了项瑾一个人陪着他,在昏暗的灯光中,渐渐入睡。



????一觉醒来,外面天光大亮。梁健眯着眼看外面,忽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项瑾的声音忽然轻轻传来:“醒了?”



????梁健转过头看他,她穿着一件米黄色的宽松线衣,迎着温暖的阳光,就像一朵迎日开放的向日葵。梁健微微一笑,说:“你真好看。”



????项瑾愣了一下,本来有些沉重的神色,忽然间云雾散尽,阳光归来。笑容从她嘴角绽放,止于眼底。



????“都这样了,还贫嘴。”项瑾轻声嗔了他一句。



????梁健笑了一会,问她:“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项瑾回答:“医生说,最好是多住几天观察一下。”



????“就是点皮外伤,还是早点出院。”梁健一边说,一边从床上坐了起来,准备下床。项瑾却按住了他,说:“医生说你有点脑震荡,保险起见,还是再住两天。另外,你以前车祸的旧伤也有点影响,多观察一下总是好的。”



????梁健不希望项瑾担心,只好说道:“那就多住一天,明天出院。”



????“明天就是周末了,你多住两天。”项瑾却说。梁健愣了愣,这么快就周末了?他抬头问项瑾:“菲菲是不是明天来?”项瑾转过身,将一碗粥递到他面前,说:“不清楚,我还没跟她联系过。”



????“要么让她不要过来了?这里事情这么多,恐怕顾不上她。”梁健说。项瑾回答:“随她。她也不是小孩子,哪里需要我们去顾她。对了,我听沈秘说,你让他买了今天去北京的火车票。”



????梁健听到这话,顿时想起了这一茬,忙说:“你看我都忘了。你赶紧回家收拾收拾,然后带着妈妈他们去火车站。我给郎朋打电话,让他送你们。”



????梁健说完,就去找手机,但找了一圈没找到,便问项瑾:“我手机呢?”项瑾一边自顾自整理东西,一边说:“你不用给郎朋打电话,我不走。妈妈他们肯定也不会走的。”



????这反应倒也没让梁健有太多意外,他劝道:“最近的事情,你也大概清楚,昨天的事情也绝对不会是意外。你们留在这里,我不放心。”



????项瑾回答:“我以前说过,我是不会再留下你一个人的。”



????“可是,我不希望宁州的事情再发生一遍。我……”梁健没有说下去。有些话,他不想说出口,怕成了真。



????项瑾停下动作,回头看着他,说:“我不信佛,但我信命。福祸天注定,该来的总会来,逃也逃不掉。我这三十年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我相信你也没有。那么凭什么,我们要去承受那些我们承受不住的?我相信,上天不会这么不公!同时,我也相信你,相信我自己。”



????项瑾的性格梁健也清楚,她做了决定的事情,向来是没有商量的余地。梁健知道再劝也是无用,索性也就不再劝了。只是,静下来时,忽然想,其实自己应该是早就项瑾会这么做的。



????下午的时候,来了不少人。都是永州政府的一些大大小小的领导,个个拎着礼物,登门慰问。梁健不想应付,就让沈连清一一拦了,除了个别几个,都没放进来。



????据沈连清说,常建也来了,送了一堆东西。见不能进来,倒也没说什么,东西一放,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走了。



????梁健听着沈连清跟他汇报完,赶了沈连清回去休息后,一个人坐在那里想,这常建到底是不是凶手?



????若说不是,那么多的蹊跷又从何而来?难道这常建真就这么倒霉,每次都那么巧合?若说是,那这常建的心未免也太狠。秘长一事,也是他常建有失在先,梁健自觉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他若是真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梁健只能说,人心叵测,太恐怖。



????只是,如果不是常建,又会是谁?



????钱江柳吗?梁健很快就否定了他,这个人虽然有些阴险,但越是阴险,就越不会做这种铤而走险的事情。他们的手段会更阴,更毒,但不到万不得以,绝对不会来害你性命。梁健自认为他和钱江柳之间还没到这种万不得以的时候。



????那么,会是谁呢?



????梁健想来想去,都想不出这么一个人来。他或许有仇家,但他才到永州不久,绝对没有这种非得要你死我活的仇家。



????想不通,只好先等郎朋找线索了。这次的出祸一出,有些事就藏不住了。市公安局那边肯定已经插手,至于会不会尽全力,却是不好说。赵全德是钱江柳的人,钱江柳虽然自己不会做这种事,但若是有人替他做了,他也会乐享其成。



????所以,能靠得住的,还是只有郎朋这边。



????但,梁健那个小区边上,监控并不是很多,那天路灯又坏了,即使有监控,恐怕也照不到什么。



????梁健没抱太多希望,果然,郎朋那边也确实没查出些什么。不过,奇怪的是,出了院后很长一段时间,之前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都没有再发生,无论那个凶手是谁,好像都收了手,好像无论梁健是生是死,他都已经泄了愤,不在乎了,也不想再报仇了。



????但,这只是一种猜测,或许人家只是在等待着梁健松懈,好再次下手。一眨眼,两个月,年关将近,单位里事情也渐渐多了起来,每天忙得飞起。梁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在这不断地忙碌中,也渐渐开始淡忘那些事情。小五依然留在家中,他已经开始自己开车上下班。



????这天,一早起来,窗外竟白花花一片,这个冬天一直不肯下来的雪,竟然在昨夜悄悄地铺了满地。



????从未见过雪的霓裳,特别兴奋,吵闹着非得要出去玩雪。小五对她近乎宠溺,满屋子没人带她出去,他就抱着她出去了。



????看着他俩出去,项瑾对梁健说道:“小五以后找个媳妇,肯定也能把媳妇宠到天上去。”被项瑾这么一说,梁健蓦然想起,小五跟在他们身边,也已经半年了。他说:“小五总在我们这边耗着时间也不是回事,要不回头跟爸说说,把他调回去。”



????项瑾点头:“确实。那你回头给爸打电话。正好也快过年了,让爸回来过年。这都已经好几个月没回来了。”



????梁健点头。吃过早饭,出门,等红灯的时候,梁健拿出手机给老唐打电话。只是,电话打过去,竟然是空号。这让梁健不由惊了惊。最近因为事情太多,梁健已经一个月没给他打过电话了。这怎么就成了空号呢?别是出了什么事情?



????想着,就担心起来。这时,绿灯亮了。梁健赶紧松了刹车,往前开。才过了路口,手机忽然响了。



????梁健一看,是沈连清的电话。不由有些惊讶,这个时候,他怎么会给他打电话?想着,就接通了电话,问:“怎么了?”



????沈连清没先说什么事,而是问他:“记,你现在在哪儿?”



????“快到单位了。有要紧事?”梁健问。



????沈连清回答:“嗯。等您到单位再说。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梁健挂了电话后,脚下用了点力,车子的速度快了几分。



????五分钟后,梁健车子进了政府大楼楼下的停车场,专用停车位。下了车,直奔电梯,到了楼上,沈连清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手里端着一杯茶。看到他过来,立马开了门,走到近前后,接过梁健的公文包,递过茶杯,跟在梁健身后进门。边走边说:“刚才郎朋给我打电话,说东陵那边出事了。”



????梁健一震,转身就问:“出什么事了?”



????本来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