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其中隐情-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186其中隐情

笔龙胆2018-3-6 16:41:37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他们过去的时候,张启胜正坐在临时搭的军用帐篷下面,坐在一张折叠椅中,歪着脑袋睡觉。梁健进去的时候,有人立即叫醒了他。



    张启胜揉着眼睛醒过来,还没看到梁健,就问:“怎么了?又有人来闹了?”



    叫醒他的人轻轻说了一句:“梁记来了!”



    张启胜朦朦胧胧中扭头看到梁健,立即清醒。忙站起来,迎过来,问:“梁记,您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城里现在水很深大部分地方还不能通行吗?”



    梁健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张启胜摇摇头:“整个矿井几乎有一半以上的地方都塌方了。救援队员已经连着抢救到现在了,才勉强打通了三分之一的地方,目前为止,还不能跟里面围困的人员沟通上。现在就担心一点。”



    梁健一听,追问:“什么?”



    “里面空气长时间不流通,空气里可燃性气体超过一定浓度后,极易引起爆炸!”张启胜沉声说道。



    这算是雪上加霜吗?梁健连苦笑的心情都没了,他看着张启胜,问:“围困人员的名单有吗?我看看!”



    张启胜忽然面现难色,欲言又止。梁健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说道:“我见过东方同志了。”



    一句话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张启胜脸上白了一下,然后扭身让刚才叫醒他的那位年轻人将旁边桌子上的一张纸拿了过来。



    “这是有登记过的人员,但具刚才来过这里的家属说,这上面估计还得再加上三个人。”张启胜低着头不敢看梁健。



    梁健没说什么,沉着脸将纸上的名字一个个地记在了心里。他从进入官场开始,经历过的两次重大事故,一次是以前在江中省时的那次凉州大楼倒塌事件,当时也下过一场大雨。那次死的人很多。另外一次就是这一次,一场大雨带走了这许许多多的生命,毁了一个又一个家庭。而这场事故归根究底,原因可以说是在他身上。是他当初的疏忽,导致了这些矿井的重新作业,而后他因为一些私人情绪,并没有对这些重开的矿井加以严格监督,最终才导致了今日这样的惨剧。



    梁健内心有歉疚,愤恨,这些情绪沉重地压在心头,就好像头顶天空里的乌云,让他喘不过气。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后,目光从名单上移开,问张启胜:“这些遇难者的家属呢?”



    张启胜回答:“都让我给劝回去了。这个地方不安全,今天早上六点左右,距离这里大概几百米远的地方,才发生过一次小的山体滑坡。我不敢让这么多人留在这里,万一再出点什么事,那我真的万死莫赎了!”



    梁健看了看外面的天空,道:“这天,可能还会下雨。救援工作得要尽快才行。要是再下雨,这里很可能发生二次事故。”



    “但是人手不足啊!”张启胜道。



    梁健沉默了一下,问:“负责救援的人在哪里?”



    张启胜立即让身边站着的秘去喊人。过了好长一会时间,才有一个浑身泥土,带着钢盔的人走过来,站在梁健面前。



    “梁记,您好,我是任刚!”



    梁健点点头,道:“你好。大概还要多久才能把里面的人救出来!”



    任刚犹豫了一下,道:“按照现在的进度,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大概能在今天天黑之前完成救援工作!”



    梁健皱了下眉头,停了停问:“有没有办法能更快一点。”



    “除非增加人手。”任刚回答。



    现在全市的状况基本上都是半斤八两的局面,各单位都在全力运作,现在想要抽调人手过来,首先,肯定时间上没那么快,其次,未必能抽出人手来。而且,这救援工作不是谁都可以参与进去的,尤其是这种塌方的,如果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救援训练,是非常危险的。不仅仅是自己危险,很可能还会连累别人也陷入危险当中。



    梁健皱紧了眉头,想了好半响,问任刚:“现在整个市情况都不是很好,专业人员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再抽调过来了,你看,能不能这样,把一些不需要什么专业技术的工作交给其他人做,你们就专攻那些比较重点关键的工作行不行?”



    任刚想了想,回答:“可以是可以。但即便是这样,我看现场好像也没人?”



    梁健扭头问张启胜:“你去联系下附近的村上,看看他们能不能支援一部分人过来。凡是过来帮忙的,按照市场劳工的价格发工资。”



    张启胜想说什么,被梁健喝住:“愣着干什么,这人命关天的时候,还不快去!”



    张启胜只好把话吞了回去,走到一旁去联系。不过,联系起来倒是很顺利。这可能跟此次矿井里被压的人都是附近村上的壮劳力有关系。所以,张启胜在电话里一说,对面的村干部立即就答应了。



    没多久,就来了一票人,不下三四十个,其中起码有一半都是女的。梁健看到女的也在里面,救援队的队长也说用不了这么多人,人多容易影响他们的救援工作。于是,梁健就想让张启胜将这些女的劝回去,可这些女的基本都是被困在矿井里男人的家属,所以说什么也不肯走,你要赶她,她就坐地上,任凭你使什么手段,她就是不动。无奈之下,梁健只好让张启胜带人将这些女人都安排在一个地方,起码不要影响救援队的救援工作。



    而那些男人,则是在救援队队长的安排指挥下,立即透露了工作。虽然这些人能做的不多,但到底还是加快了一些进度。到中午的时候,这一直沉默的救援工作,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反应。有人飞奔着过来给梁健传递信息:“通了!通了!有人还活着!”



    梁健激动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拔腿就跟着那人往外面跑,外面不知何时,竟又飘起了雨丝。虽然小,但却依然让人心慌!



    梁健走到矿井洞口,被拦了下来。



    “梁记,下面太危险,您还是在上面等着。”



    梁健不想下去增加救援人员的负担,就在上面等着。大约等了四十分钟左右,梁健等得心都快焦了,忽然下面一阵骚动,然后一个臃肿的身影缓缓从下面爬了上来。一个个子不高的救援人员背着一个看不清面目,浑身红黑混杂的男人艰难地出现。梁健和旁边守着的人忙伸手去接背上的人。



    背上的人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当中。梁健他们刚将人放到担架上,就有一群人涌了过来,努力地想辨识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一会儿后,有个女人大哭了起来。



    梁健看着她一边哭,一边跟在担架旁,束手无策却又害怕不已的样子,他又看了看那些失望地散去,无力地站在雨中,不知所措的人,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和压抑。



    忽然,有人不知何时站到了旁边,小心翼翼地问他:“您是领导?”



    梁健看向她。一件很旧的雨衣下,裹着的是一个不高精瘦的女人。女人站在离梁健大约一米远的泥水里,姿态拘谨。



    梁健想她应该是遇难者的家属,心生怜悯,柔声问她:“这位大姐,你有什么事吗?”



    女人说:“您是大领导?我刚才听那边的人叫您梁记?您是市委记吗?”



    梁健点头:“我是。大姐,有什么事你说好了!”



    女人咽了咽口水,泪水忽然就涌了出来,在她那只见风霜的脸上,众横捭阖!蓦地,女人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那力道,梁健看着都疼,下面可不是什么松软的泥土,而是大大小小的碎石子。梁健慌忙伸手去扶她,可女人却怎么也不肯起来。梁健没办法,只好蹲下来劝她:“有事您就说话,您说您这么跪着,我怎么受得起?这不是折我寿吗?”



    女人一听有些慌,可就是不肯起来,带着哭腔说道:“您要是答应给我们做主,给我们讨个公道,我就站起来!”



    梁健点头:“你放心,只要你有理,我肯定给你做主,把公道找回来!”



    “您说话算话?”女人还有些不敢相信。梁健用力地点头:“说话算话!”



    女人这才肯站起来,许是跪下去的时候,伤到了膝盖,怎么也站不直,梁健忙让沈连清一起扶着她,往帐篷里走。



    坐下后,梁健让沈连清给她泡了杯热水,又检查了膝盖,确定没什么大问题后,这才开口说道:“大姐,您有什么冤情,现在可以说了!”



    女人还没说,就又开始抹眼泪。梁健心里着急,却也只能耐着性子,一边给她递纸巾,一边耐心等着。良久,她才好了些,终于断断续续地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这一场大雨虽猛,但太和市大大小小的矿也有不少,却独独只有这座矿塌方了,这其中是有原因的。



    早在一个月前,这座矿就发生过一次小事故,当时只有两个旷工受了点伤,一个擦破了皮,一个手臂轻微骨折。矿老板息事宁人,赔了点钱,大家也就这么算了。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