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唐家会议-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238唐家会议

笔龙胆2018-3-6 16:43:12Ctrl+D 收藏本站


                一秒记住【猫扑小说 .MPXIAOSHUO.】,无弹窗网络小说!

    唐靖宇又要扑上来,小景涨红着脸,死死将他抱住了。李园丽忍不住喊了一句:“好了!你们两个!”



    梁健看向她,时隔多日,当初的那种情绪,已然平静很多。可平静,也同样代表着生疏。他朝李园丽看过去的时候,李园丽却避开了目光,假装训斥唐靖宇不懂事。



    梁健心底某个地方,似乎是痛了一下。这时,去餐厅吃东西的霓裳又跑了出来,梁健不想让霓裳看到这些大人世界的复杂和肮脏,忙快步过去,抱起她又去了餐厅。



    将霓裳安顿好后,梁健没多作停留,就立即提出离开。唐靖宇的妻子,小景却提出要送送他。



    梁健猜她应该是有话要说。抬眼去看唐靖宇的时候,他偏着头,正在努力克制不冲上来揍自己。



    梁健笑了笑,跟小景往外走。



    走出门,梁健就开门见山:“想说什么就直说!”



    小景尴尬笑了一笑,然后道:“听说你前段时间去看了爷爷?”



    梁健转头看她,道:“看来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啊!”



    小景讪讪地回答:“靖宇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他很多时候考虑问题,跟孩子一样……”梁健打断她:“说实话,他是什么样的人,对我来说,并不重要,而且,我也不想知道。你还是直接说重点!我赶时间!”



    小景满脸的不好意思。看着她通红的脸颊,和因为紧张而不知道放在哪里好的手,梁健忽然有些感觉抱歉。唐宁一是唐宁一,唐靖宇是唐靖宇,小景是小景。梁健这样将对唐宁一的憎恶,延伸到小景身上,有些不合适。



    想到这里,就克制着自己,缓了缓神色,解释了一句:“我待会还有事。”



    小景用力笑了笑,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梁健说道:“我希望,你能主动放弃继承唐家的家产!”



    梁健忽然感觉刚才自己的抱歉有些可笑。



    “为什么?”他问。



    小景低下了头,沉默了几秒后,回答:“因为你一直没有在唐家,你不知道这三十多年,唐家经历了什么。靖宇的父亲付出了很多,靖宇也付出了很多……”小景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梁健知道她没出口的是什么,付出很多所以得到是理所应当的?梁健原本对唐家的家产一丝一毫的兴趣都没有,甚至他根本就不想踏进唐家,可是他们却逼着他去面对唐家,逼着他往唐家一步一步地靠拢,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他了。



    梁健看着小景,说:“这个世界,从来不是付出就有回报的!”



    梁健说完,扭身就走。确实,这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世界。付出和回报永远不会那么恰恰好的对等。有些人,出生就含着金汤匙;而有些人,哪怕奋斗一辈子,都得不到那个金汤匙。



    所以,别对他来说,付出多少的问题。



    他不是贪财的人,但却不是可以被他们当傻子耍的人。



    车上,梁健脑子里莫名地浮现了两个星期前他离开郊区那处别墅时,老爷子躺在那里犹如风中残烛的样子。



    这副场景,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梁健不得不承认,他终究还是心软了。他有些担心,美国回来,这个他并不愿意承认的爷爷,就会不在人世了。



    犹豫来犹豫去,想着男子汉大丈夫,连个电话也不敢打,如此在心底嘲讽了几句后,终于一咬牙决定打个电话给唐一问一问老爷子的情况。



    没想到,电话刚拿起,唐一的电话竟进来了。



    电话一通,唐一就问:“你现在在哪?我来接你!”



    这种不容拒绝的语气让人有些不舒服,但唐一口气很急,似乎有什么急事。梁健也不好计较,便道:“我现在在车上,这样,你说个地址,我过来找你!”



    “不用。你现在就近停一下,发个定位给我,我过来接你!”



    梁健只好先跟他说了大概位置,然后就近找了个停车场停了车。刚停好车,他的电话就来了,梁健发了定位给他,没过多久,唐一的车就到了跟前。



    “上车!”唐一脸色很凝重。梁健心里咯噔了一下,赶忙上车。刚坐稳,车子就窜了出去,梁健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唐一:“出什么事了?”



    “老爷子快不行了!他要见你,有些事要交代!”唐一的话,让梁健的心猛地一沉,还带着一丝隐痛。



    他当做没感觉到,可这也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他回想起第一次见老爷子的场景。那一次不欢而散,可那时的他,神态矍铄,哪里有半分病人的模样。



    可是,那次之后不久再见,两个星期前在郊区别墅,他却如风中残烛。而此刻,唐一已然宣告了他的死刑!



    这一切,太快。快得,梁健还没反应过来,这个血缘上的爷爷就要没有了。这种感觉,很复杂。



    梁健许久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回过神来后,梁健给项瑾发了条短信,跟她说明了一下情况,免得他担心。然后收起手机,看着窗外逐渐消失的高楼大厦,换成青山绿水的到时候,梁健问:“还有多久?”



    唐一回答:“快了,二十分钟左右!”



    唐一的车速一直在一百码以上,二十分钟,那是二三十公里路。



    车内又陷入沉寂,只有窗外呼呼的风声。梁健有些难以言诉的别扭,便找话问唐一:“找我去说什么?”



    “宣布你接班人的消息!”唐一说这话的语调跟他刚才回答梁健还有多久这个问题的语调是一样的,仿佛这两件事也是一样的分量。



    可梁健,却惊讶得张大了嘴。



    接班人?



    “接……接什么班?”梁健想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一点,可唐家不是一般的人家,那可是个庞然大物啊。他心中已然有了答案,仍然不敢相信,想要确认一下。



    唐一手中的方向盘猛地一转,车子带着尖锐的啸声,漂移过了一个急转弯,梁健撞在了玻璃上,才从刚才的震惊中冷静下来。



    唐一没有回答他,像是没听到他的问题。



    没过多久,车子就停在了一处映在树林中间的铁门前。唐一从窗户里探出头,对着摄像头比了个手势,铁门立即就开了。



    车子冲进铁门,又沿着树林间的小道开了大约两三分钟,才在绕过一个弯后,停在一座小小的喷泉旁边。



    喷泉周围是一个陈旧的广场,面积不大,广场两侧是一大片的花园,如今还未开春,但花园里已然有了些春天的气息,不少植物都抽了芽。



    广场的尽头是一座三层的小别墅,不大,但看造型应该很有些年份了。



    梁健跟着唐一下了车,就直奔别墅。刚走到门口,门就开了。门后站着一个穿着制服的老人,六十多岁的年纪。



    唐一走进去就问:“老爷子怎么样?”



    “精神看着还行。”老人一边跟着唐一的大步,一边回答。说完,又拿眼睛来瞧梁健,眼睛里充满了好奇,还有审视。



    唐一又问:“人都到齐了吗?”



    老人回答:“除了老大还没来,都来了。”说完,又拿眼睛来瞧梁健。



    梁健基本能猜出他在想什么。他装作没注意他的目光,只跟着唐一走。



    三人已经穿过客厅,到了两扇大门前。唐一停下脚步,扭头看着老人,吩咐:“你去给唐宁一打电话,告诉他,如果十五分钟内不能出现的话,那就不用来了!”



    老人皱了下眉头,试探着问:“这会不会不太合适?”



    唐一看他,脸色有些冷,反问:“你觉得不合适?”



    老人忙摆手:“不是!我这就去打电话!”老人慌忙走了。



    唐一则看向了梁健,上下一打量后,忽然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然后说:“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你什么都不要说,只要听着就够了。你有什么意见,等这里结束,我们再私下谈!”



    梁健还没来得及说话,唐一又补充了一句:“就当是帮我个忙!”



    梁健原本想说的话吞了回去,朝着唐一点了点头。



    毕竟唐一帮过他,毕竟老爷子时日无多。



    梁健将唐一叮嘱的话在心底念了一遍,告诫自己,无论待会发生什么,一定要忍住。唐一伸手贴在门上用力一推。



    门铛地一声开了。



    目光越过唐一的肩膀,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外面看着别墅不大,竟想不到,里面还藏着这样的一个大房间。



    房间里除了一张很大的长桌之外,并无其他的东西。北墙上,满墙的落地窗帘,都是深蓝色。它们一律拉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光透进来。头顶巨大的水晶灯挂下来,无数的光线透过一个个的水晶散射到整个房间,将房间里照得如同白昼。



    所有人都被这开门的声音惊醒了,都将目光投到了门口。他们的目光只在唐一身上停留了一秒钟时间,就落到了唐一背后的梁健身上。



    这些目光,都像一把把手术刀,都恨不得将梁健放在手术台上解剖一下。



    梁健只在房间里扫了一眼,便看出了这些人心中对他的不喜欢,甚至是厌恶。他将目光转到了主位上的那位老人。



    他竟坐在了轮椅里,穿着厚厚的毛衫,膝盖上盖着毛毯。双手搭在扶手上,闭着眼,垂着脑袋,像是睡着了。



    他后面站着一个年轻人,一如既往的军人风格。唐一带着梁健朝着老爷子走过去,老爷子别后的年轻人立即俯下身去在老爷子耳边唤了他一声。老爷子像是大梦初醒,睁开眼,抬头朝着唐一,或者是梁健看过来。



    “来了啊!”老爷子的声音比两个星期前多了暮气。



    梁健看着他此刻这番虚弱的模样,忽然什么怨气都没了。跟一个即将就要离开人世的人,又有什么好计较!



    “坐!”老爷子指了指他旁边还空着的一个位置。



    唐一让梁健坐了下来。



    他刚坐下,便有人忍不住,开口问老爷子:“唐爷,这就是你那位流落在外多年的孙子?”



    梁健看向说话的那个人,有些年纪了,穿着一身唐装,平头,他看他,他也看他。他的目光很不善,不加掩饰的轻蔑和厌恶。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