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谎言真相-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254谎言真相

笔龙胆2018-3-6 16:43:40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说完,便起身坐到了娄江源的对面。禾常青面色微异地看了梁健一眼,之前梁健给他泡的茶,是同一种。可梁健没有提这个是刁记送的,很明显,这话是梁健故意说给娄江源听的。



    梁健看着娄江源,捕捉着他脸上一闪而过的表情变化。其实,这茶是徐京华送的,梁健不过是想诓娄江源一把。此时看来,娄江源似乎是相信了梁健的话。



    空气里有几秒钟的凝重,而后娄江源拿起茶杯吹了会儿气后,浅啜了一口,了,笑道:“好茶!”



    梁健道:“不错!刁记给了不少,待会我让小沈分成三份,你和老禾都拿点去。放着,我一个人也喝不完!”



    娄江源连忙道:“不用!不用!”话音还未落地,话锋猛地一转:“梁记,你什么时候去见过刁记了啊?”



    娄江源的话里,透着不太明显的心虚。



    梁健笑了笑,道:“嗯,去了两趟。一是为了感谢他让我官复原职,这也算是给我正名了。二是想跟他讨论下组织部部长这个位置的问题。”



    “是吗?”娄江源笑得明显有些不自然了:“那刁记怎么说?”



    梁健一直在盯着娄江源,仔细地味着他脸上的每一丝一毫的变化。他回答:“说倒是没说什么,就问了问我是什么意见?”



    “那梁记你是什么意见?”娄江源顺着他的话问。梁健没答,反而问他:“你怎么看?”



    “我?”娄江源意外地看了梁健一眼,而后回答:“人选么,最好是从我们市里提拔……”



    禾常青打断了他的话:“市里这一年多来经过两次行动,已经没剩下什么人了。从市里提拔,不太合适?”



    娄江源一听,皱了皱眉头,回答:“话是这么说。但这次的事情过后,省里也没人了。市里虽然说人员的资历和工作经历上稍微差一点,但胜在对市里的情况熟悉。目前这个时候,能尽快熟悉工作,并且把组织部带动起来,才是最紧要的!”



    梁健朝娄江源点点头:“娄市长说得有道理!尽快将组织部的工作开展起来,才是重中之重。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市里的干部人员在工作积极性上,还有对工作的负责态度上,我觉得都有些问题。有些岗位的人员需要调动一下。但组织部这边又群龙无首,我们也不能干等着。要不这样,组织部的工作,就由禾记先暂时帮忙盯一盯,等上面文件下来了,再把工作交到新任的部长手里,娄市长,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想法,其实也是梁健刚才冒出来的。



    虽然说任人唯亲,并不是一个好官应该做的事情。但事实上,如果手下的人没几个自己的亲信,那么你在任务布置下去后,很容易会遭到反抗,从而导致任务结果的不理想。甚至,有可能被对手暗算。这样的情况,梁健早已经感受过,所以他决定接受教训,这一次,他一定要把这个队伍整顿好。他不需要一个政府都是他的人,但起码要保证,一些关键人物得要保证是自己这边的。这样的话,说话才有底气。



    所以,梁健才想到要让禾常青在新任组织部长来之前,代理一下组织部的工作。经过罗贯中事件,禾常青从目前来看,应该是跟他一条战线的。虽然说,这政治上的合作,从来都是和利益挂钩,不太牢靠。但,目前为止,梁健愿意相信禾常青。



    组织部的工作由禾常青暂时接手后,梁健就能最大程度上,保证那些中层干部的忠诚性。



    不过,对于这个想法,娄江源明显有些不满意。但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说道:“老禾暂时接管问题倒是没有,他本身也是管理干部的,对干部的情况也了解。就是,这样的决定,要不要跟刁记哪里汇报一声?免得到时候上面知道了,有意见!”



    梁健道:“你说得是。那我待会就给刁记打电话。”



    梁健这话,表现得似乎他跟刁一民的关系很近,他能够随时联系到刁一民。娄江源的脸上又掠过一丝不自然。梁健看在眼里,心里十分平静。



    他知道,娄江源对他这些话,基本都信了。就算他不信,他也没办法去求证。



    梁健在娄江源心里埋了根针,娄江源带着不舒服,不肯定,甚至有些忐忑的心情走了。禾常青比娄江源晚了一会出门。



    看着娄江源走远,禾常青站在门口,提了提手里梁健让小沈准备好的茶叶,笑了一下,然后跟梁健告辞走了。



    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禾常青看了一眼电梯门口的垃圾桶,一个和他手里一模一样的袋子扔在里面。禾常青的脚步顿了顿,然后微微一笑,弯腰从垃圾桶里将那个袋子给捡了起来,一起拎着出去了。



    他们走后,梁健将沈连清叫住,吩咐他去准备一下目前系统内中层干部的资料。这是一个大工作,沈连清也没叫苦。他刚应下没多久,忽然抬头说道:“之前陈秘长在的时候,好像做过一份这样的资料,人员的变动应该不大。要我把它找出来吗?”



    沈连清说得是陈杰。梁健愣了愣,而后笑了笑道:“既然之前做过一份,那就把那份找出来,没有的补上就行了!”



    “好的。”沈连清收拾了东西出去。



    梁健在房间里站了一会,目光一撇,又看到茶几上那没有吃完的糕点。那块他没来得及吃完的桂花糕还放在那里。



    梁健看着那桂花糕,就想到了杨弯,尤其是她那伟岸的胸部。梁健走过去,坐下来,重新拿起那块没吃完的桂花糕放到了嘴巴里,慢慢咀嚼间,桂花清香慢慢在口中洋溢开来,这种感觉十分美妙。



    奇女子!这是禾常青对她的评价。禾常青说有许多领导都对她称赞不已,那她应该有不少人脉关系!



    梁健又拿了一块桂花糕放到了口中。这种香甜软糯的感觉,很好。



    夜里,跟项瑾通了电话。项瑾的状态不错,蒙蒙似乎跟她相处得挺好。不过,项瑾说,项部长今天早上出门,一直没回来。打电话过去,只说有事,就挂了。也不知在忙什么。梁健宽慰了她几句,让她别着急,项部长说有事肯定是有事。等项瑾困了,梁健便挂了电话。看看时间,也已经不早。



    梁健洗漱了一下,躺到床上,一边想着明天要重回那个办公室,一边开始酝酿睡意。可想着想着,不知为何,又想到了那桂花糕。



    香甜软糯的感觉,很好。



    这一夜睡得格外的深沉。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看看时间,七点多了。梁健赶忙起来,去浴室冲了个澡,裹了浴巾,准备去穿好衣服。刚从浴室走出来,忽然门笃笃响了。



    梁健以为是沈连清,便也没问,走过去就开了门。门一开,外面站得竟然是大波经理杨弯。



    梁健愣了一下,对面杨弯却微微羞红了脸,脑袋微微偏向一边,目光却忍不住打量着眼前这具虽然没有八块腹肌,却也精壮有型的身体。



    梁健见她如此模样,一看自己,顿时也尴尬起来。自己上身赤,下身就裹了件浴巾,里面还是真空的。



    再看杨弯,穿着白衬衫,衣领解着三个扣子,那雪白深陷的乳沟像是邪恶的幻术师,不断地勾着梁健的目光。



    梁健偏过目光,假装平静地问:“有事吗?”



    杨弯道:“我给您送早饭。”说罢,低头转身从旁边拖出一辆餐车。她推着餐车,低着头,准备往里面走。



    梁健忙按住了餐车,道:“没事,放这我自己来。”



    杨弯也不坚持,便松了手。



    梁健想想,又道:“以后这种活让下面的人来做就行,你不用亲自跑来跑去的!”



    杨弯抬头看他,羞涩还在,目光里却多了些大胆,微微一笑,道:“梁记年轻有为,又长得帅,我怕那些小姑娘把持不住。”



    梁健被她逗笑了,忍不住调侃了一句:“那你就肯定自己能把持得住?”



    话一出口,梁健就有些后悔。这话听着可是有些调戏的味道了。不等梁健想法补救,杨弯便捂嘴笑道:“我要是把持不住,那就只能说明梁记您的魅力实在太大!”



    梁健不敢再贫嘴,免得调戏出不必要的火花来。便笑着自嘲老了,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推车往里面走。



    杨弯也自觉地收住了这个话题,等梁健进去后,还帮梁健关了门。



    门一关,梁健舒了口气,看看自己这裹着浴巾的打扮,还真是太不注意了。不过,这杨弯今天的表现,倒是和禾常青所说的正派有些不一样。



    梁健自然不认为自己真的有这么大魅力,能让女人一见就喜欢上,一见就要都扑上来,只会想,会不会是禾常青的信息不太正确。



    不管如何,经过这一次,梁健意识到,自己还是得要时刻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像刚才那种疏忽,不能再有了。



    美女虽美,大波虽大,可不是你的,不能随意撩。何况,项瑾手术刚做完没多久,若这个时候梁健都不能把持住自己,那可真就是禽兽不如了!想到项瑾,梁健这刚才还有些浮动的心,就立即沉静了下来。



    吃过早饭,梁健就开始往市政府去。



    时隔多日,不知那里等着他的会是怎么一副模样?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