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花落谁家-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350花落谁家

笔龙胆2018-3-6 16:46:37Ctrl+D 收藏本站


                    相国平在山口区待了三天,地方倒是走得不少,不过重点还是在泾县的洪村附近。请大家(@¥)据区里那边传来的消息,相国平在那个赋石水库待了大半天时间。当时,在赋石水库下面的时候,他命令所有人都不许跟着,而他只带了秘和娄江源,然后就上了赋石水库。期间,人都联系不上,把韩国明他们吓得不轻,就差没安排救援人员进去找了。



    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几个点,赋石水库很大,光水面面积就有四百多平方公里,这还不算周围的群山和一些滩涂面积。相国平三人靠走,倒是也走不太远,但总是会让人生出一些猜测。



    相国平走后,广豫元过来找梁健,他也是察觉到了相国平此次过来的目的,他试探着问梁健,要不要跟徐京华那边通个气。



    梁健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下,道:“也好,你跟徐省长比较熟,你来打这个电话。”



    广豫元看了他一眼,又问:“那我怎么说比较好?”



    梁健没看他,回答:“照实回答。”



    广豫元站在那里,欲言又止,而后转身出去。



    照实回答,怎么个照实法?门关上的时候砰地那一声响起的时候,梁健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重新低头去看文件了。



    翟峰来说,之前楚阳给他打过电话,他有事情先过来找梁健汇报。



    梁健看了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从荆州过来,到这里就快五点了。便说:“明天早上。”翟峰说:“早上十点有个会议。”



    梁健道:“那就让他九点一刻之前到这里。”



    翟峰出去了,梁健想,楚阳过来跟他汇报什么?秦海明的事?还是电池厂的事?还是最近愈来愈严重的缺水问题。



    梁健猜测,是电池厂的事情可能性比较大。之前沈连清有跟梁健汇报过,最近电池厂项目的一个负责人,天天坐在楚阳秘的办公室。刚开始,楚阳还见他,后面就只能躲着了。



    据沈连清的说法是:



    电池厂的事情已经进入征地过程。但是荆州许多人都已经搬离,留下的百姓不足十年前的五分之三。电池厂选址的那一块,又是一块比较荒凉的地方。那地方的土地虽然在系统里能找到相对应的人,但是大半人都已经不在荆州,联系方式也已更改,想要联系上,是个比较困难而且折腾的过程。楚阳这边已经想尽了办法,还是有一半人都找不到。



    潘长河那边的想法是,先把电池厂建起来。在他看来,合同已经签了,征地的动作那是你们政府的,跟我没有关系。但是不能因为你们没有办法把工作做好而来影响我的开工。



    但是楚阳那边呢也有苦衷。如果现在让电池厂建起来的,到时候那些人回来发现地没了,只怕是要闹,闹还不止,万一在坐地起价,捏住了楚阳他们的这个把柄,不肯罢休,那也不是件小事。



    听起来似乎两边都有理。可梁健潜意识里,肯定还是偏向楚阳的,除了他自身也是一个政府官员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电池厂落户荆州的那个过程。



    但,电池厂落户荆州这件事已经定了,要是因为找不到那些人就让这件事一直这么耽搁下去,不仅潘长河要闹,梁健也不好跟徐京华那边交代。



    梁健皱起了眉头,这还真是一件麻烦不完的事啊!



    第二天早上八点,楚阳就在办公室等着了。梁健送完霓裳,回来正好看到楚阳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走廊里。梁健看到他,皱了下眉头,道:“你来了,怎么不先到小翟的办公室里去坐坐,在这里站着干什么?”



    楚阳微微低头,回答:“来得早,翟秘还没来,我怕错过了,就在这里站着了。”



    梁健转头看了眼翟峰的办公室,刚才路过的时候没注意,办公室门是关着的。梁健皱了下眉头,这不太像是翟峰的风格。自从梁健送霓裳上幼儿园后,翟峰就不用再早上先去梁健那和梁健汇合了,都是直接到办公室的。一般,他七点五十左右就到了,收拾一下烧个水什么的。从来都没出现过,梁健到了他还没到的情况。



    梁健看了眼楚阳,然后走过去,敲了敲翟峰的办公室。一会儿后,翟峰的办公室门忽然开了。



    梁健皱起眉头,问:“在里面干嘛这门关得这么好!”



    翟峰慌忙想要道歉,梁健没给他机会,转身就往自己办公室走。翟峰立即跟上,楚阳也跟了过来。



    办公室桌子上,往常已经泡好水温合适的茶今天没有。翟峰着急忙慌的泡水,梁健走到办公桌后面收拾自己的东西,楚阳站在那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等翟峰泡好茶,端过来的时候,梁健才总算是开口说话:“放那边!”



    翟峰放下后,梁健又说:“你先出去!”说完,又招呼楚阳去沙发上坐着。



    门一关,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梁健看着楚阳,径直问道:“说,什么事?”



    梁健没猜错,果然是为了电池厂的事情来的。



    梁健拿起杯子,朝着杯子里冒着热气的茶水吹了几口气,热得有些烫的蒸汽喷在脸上,一会儿,就感觉额头上起了汗。最近这天气是愈来愈热了,今天翟峰没有提前将他办公室的空调打开,这会儿房间里还没凉下来。



    梁健放下茶杯,听着楚阳将事情说完后,问:“你什么想法?”



    楚阳似乎有些为难。



    “既然来了,就直说。”梁健淡淡说道。



    楚阳咬了咬牙,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道:“我觉得,既然电池厂的事情既然已经定了,那就先建厂。”



    梁健看着他,自从上次水库大坝倒塌的事情过后,楚阳变了。他问:“那你有没有想过,到时候厂建到一半,那些人来闹,你怎么办?”



    楚阳低着头沉默了几秒后,回答:“那些地主要属于村里的集体用地,我和连清同志商量过,先和村里签好合同,把钱先发下去。当然,我们也会努力去联系那些人,如果实在联系不到,就只能先这样了。”



    梁健看了他一会,问:“我听说,最近电池厂的人闹得很厉害?”



    楚阳讪讪地解释:“闹倒是也没闹,就是到我办公室走得比较勤。”



    “当初电池厂的事情,我本来是不同意的。”梁健道:“不过,你同意了,我也就没反对。现在该怎么做,你也不用来问我,自己做决定就行!这件事,我不插手!”



    楚阳抬头看了一眼梁健,目光里有些复杂的神色。梁健不再说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空调打了这一会,终于是凉了。这茶水也凉到了恰到好处的地方,不烫也不冷,温热的感觉带着一丝醇香的味道,驱走了清晨仅剩的一丝困意,让人瞬间清醒。



    “你早上这么早过来,早饭吃了吗?”梁健一边喝茶,一边问。



    “吃了。”楚阳回答得很干涩。



    梁健像是没听到,继续说道:“要是没吃,就让翟峰陪你到食堂去吃一点。”



    “那我先出去了。您忙!”楚阳说着,站了起来,看了梁健一眼,欲言又止,转身往外走。



    梁健没叫住他。



    他没错,梁健理解。他的心里,比他苦多了。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荆州变好,电池厂就像是洪水之中的那一根木头,楚阳拼命地想抓住,虽然他知道这根木头可能并不适合他,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说不定,就成了呢?



    他走后,梁健想着楚阳刚才出门时,那微微佝偻的背,心里有些于心不忍。犹豫再三,给广豫元打了个电话,将广豫元叫了过来。



    广豫元进门,梁健在看文件,他站在桌前,轻声说:“我刚才过来碰到楚阳同志了,是不是电池厂的事情,有什么问题?”



    梁健没抬头,回答:“是的。叫你过来,也是为了这件事,你这两天多关注下那边。楚阳也不容易,有什么问题,你帮忙多出出主意。”



    “好的。”广豫元答。



    梁健放下文件,抬头看着他,问:“昨天跟徐省长那边联系过了吗?”



    广豫元说:“嗯,联系过了,按您的吩咐,照实说了。”



    “省长有什么指示吗?”梁健问。



    广豫元回答:“他没说什么。”



    梁健抿着嘴想了一会,道:“没事了,你去忙。”



    广豫元走后,梁健忽然想抽根烟。在拉开抽屉找的时候,发现桌最下面的那个抽屉里,放了一排烟,不是什么昂贵的烟,但是这个烟的牌子,梁健曾觉得不错。这应该是翟峰放的。



    梁健拿了一包拆开来抽出一根,走到窗边,点着抽了一口。



    窗外的天空,还是一如既往地灰蒙蒙的。



    梁健忽然有些期待,这安吉拉的项目,落户太和市基本上是肯定了,不过这么大一块蛋糕,到底是花落谁家呢?



    不过不管花落谁家,肯定是没梁健的份了。梁健也不稀得这蛋糕,只要安吉拉能在太和,谁吃这蛋糕他都无所谓。



    他就是好奇,刁一民和徐京华,这一次,谁能更胜一筹。这一场无声地较量,不仅仅是蛋糕的问题,更是权力问题。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