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8 清早上门-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378 清早上门

笔龙胆2018-3-6 16:47:27Ctrl+D 收藏本站


????????????????????刁一民家梁健去过一回,车子开到省府大院的门口时,被警卫拦了下来。请大家(#……)梁健正准备递支烟,警卫认出了他,说:“你是太和市的市委记梁健。”



????梁健打量了一下他,却在脑海里找不到什么印象。不过,警卫认出了他,倒是省了些事,登记了一下,梁健就被放了进去。



????车子绕了点路,停在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后下车往刁一民住的点走过去。



????到了地方,按了门铃后,保姆出来看到他,问:“你来找谁?”



????“我是太和市的梁健,我来找刁记。”梁健道。



????“首长知道吗?”保姆问。



????梁健撒了个谎,说:“知道。”梁健昨天跟刁一民的秘打了电话,确定了刁一民今天在家的,但没说要过来的事情。



????保姆听后,打量了一下,将他放了进来。



????“你在这等等,我去跟首长汇报一下。”保姆走向房。梁健看了下时间,才七点不到。很快,保姆就回来了,脸色不大好。梁健知道,她肯定是知道自己刚才骗了他。



????“首长让你去房。”保姆声音都变得生硬了许多。



????梁健朝她歉然地笑笑,然后去了房。刁一民坐在办公桌背后正在看什么文件,听到他进来,将文件夹一合,抬头看向他,神情冷漠,道:“现在这些警卫工作越来越不称职了!”



????“是我的错,不怪警卫。”梁健忙低头作揖:“谢谢刁记愿意见我!”



????刁一民哼了一声,然后也不让他坐,就问:“找我什么事?”



????“徐省长最近似乎想让豫元同志到省里来任职,这样的话,我那边的市委秘长一职就空下来了。我想让目前在荆州任市长助理的沈连清同志过来担任这个职务。”梁健一口气就将事情给说完了。



????刁一民伸手去拿茶杯,茶杯放在桌子的另一角,刁一民坐着是够不到的。梁健忙上前一步,将杯子拿到了手中,然后递到了刁一民的身边。



????刁一民接过后,看了他一眼,然后道:“站着干什么!这里又不是没椅子给你坐!”



????梁健忙坐了下来,刚坐稳,就听到刁一民开口说道:“市长助理,到市委秘长,这个跨度大了点。”



????说完,他盯着梁健看。梁健忙道:“可以先不进常委,等他在这个位置上做个一年半载后,再考虑进常委。”



????刁一民没接话,喝了口茶后,才慢慢悠悠地说道:“看来,你都想好了。”



????“不敢,我想得再多,最终还是要您拍板的。”梁健道。



????刁一民忽然哼了一声,嘴角带了一丝嘲讽的笑意,道:“你现在这种奉承话倒是说得越来越顺口了!”



????“我说得是实话。”梁健道。



????刁一民看了他一眼,忽问:“你说得这个沈连清,就是当时你从永州带来的那个秘?”



????“是的。”梁健道。



????刁一民嘴角又露出了那种嘲讽的笑容:“一年时间,秘就成了市委秘长,你还真是胆子大啊!我都不敢这么玩!”



????“不同人不同对待!沈连清同志的能力还是可以肯定的。”梁健道。



????“要是都只看能力的话,那还不乱套?”刁一民道。



????梁健抿着嘴沉默了一会,道:“我个人认为,这个机会,沈连清同志还是值得给的。”



????刁一民盯着他,道:“值不值得不是你来说的。”



????“我知道,所以我在恳求刁记能给他这一次机会,让他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梁健将恳求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一点。



????刁一民看了他一会,忽然一挥手,道:“行了,现在事情连个眉目都没有,说这些都还早,就这样。你可以走了。”



????梁健有些不甘心,没他一句定话,心里总是不放心的。但他也知道,再说下去,只会让刁一民心生反感。梁健只得站起来,往外走。刚走出门口,正准备关门的时候,忽然传来刁一民喊他的声音。梁健重新走进去,刁一民问他:“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哪个他?梁健愣了一下,才忽然醒悟这个他是谁。梁健想了一下,回答:“具体我也不清楚,主持说,他在我小时候的就见过我。”



????刁一民看了他一眼,梁健错愕地发现,刁一民的眼神里是复杂的。梁健想起那时候刁一民叫那位主持师父,不由心生好奇,到底那个和尚是什么人?刁一民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在梁健走神的时候,刁一民又低下头去了,同时说道:“把门带上。”



????梁健回过神,立即扭身出去,将门给带上了。



????走到外面,保姆看到他出来,哼了一声,没说话。梁健走到门口,将他进去的时候小五拿过来放在院子门口的东西拿了进来,递给保姆,道:“这点是太和那边的特产,你拿着尝尝。”



????保姆一惊,显然没料到梁健会给她送东西。梁健笑了笑,道:“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别嫌弃。”



????保姆不好意思再板着脸,不自然地笑着推辞:“这怎么好意思。我不能收的。”



????“你收下,算是我给你赔礼道歉,刚才抱歉,骗了你。我是担心,说了实话,你不放我进去!”梁健自己将话说穿,保姆就更加不好意思再对梁健冷漠,犹豫了几秒,就将东西收下了。



????梁健又道:“门口柜子上我放了一个小礼盒,是给刁记的。你帮我跟记说一声。”



????保姆又是一惊,忙摆手,道:“这个不行,首长要是知道了,要骂我的。你收回去,这东西你也拿回去,我不能要。”保姆又将刚手下的东西要退给梁健。



????梁健笑着又推回去,道:“你放心,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就是一点心意。”保姆将信将疑地看着梁健,梁健又劝了两句,保姆这才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收了起来。



????梁健出门,小五已经将车子在慢慢悠悠地开过来了。梁健的身子一出院门,车子立即就加速到了跟前,梁健开门上车,一气呵成,很快就离开了那里。



????回程的时候,梁健接到翟峰的电话。他已经带梁父去过医院了,梁健问翟峰:“医生怎么说?”



????翟峰回答:“支气管炎加感冒引起的肺炎,不过并不严重,您看,是住院观察下还是开点盐水挂一下?”



????梁健听后,道:“如果不严重的话,看我父亲的想法。”



????“叔叔……”翟峰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忽然被梁父抢了过去:“阿健,我不住院。你妈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梁健有些无奈地道:“这不是还有保姆和霓裳,我每天晚上也会回家的呀。”



????“总之我就是不住院。”梁父抗议着。梁健苦笑了一下,道:“行,你说了算。不高兴住院,那就让医生开点盐水,回头到社区卫生院去挂。”



????梁父满意地挂了电话。梁健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既然医生也没说一定要住院,应该问题不大。



????回到太和后,梁健没回家,直接去了市政府。前脚刚跨进办公室,广豫元后脚就跟进来了。



????梁健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一边继续收拾东西,一边问:“什么事?”



????广豫元站在那里,欲言又止,有些难以启齿。



????梁健道:“有事就说,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吞吞吐吐的。”



????“昨天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很抱歉。”广豫元低头弯腰。梁健停下手里的事情,抬头看着他,道:“这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用再说了。我理解。不过,家庭关系还是很重要的,故人还说,攘外必先安内。这内部矛盾要是解决不好,哪里还有心思精力去管外面的事情!”



????“您说得是。我以后会处理好的。”广豫元回答。



????“你来找我,不是为了说这个?”梁健看着他,问。其实,从广豫元进门的那一刻开始,梁健就知道了他来是为了什么。或者说,从昨天他丈母娘来闹这一幕开始,梁健就猜到了这一刻了。



????广豫元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其中夹杂着些许歉疚,些许难为情,些许颓败,看来昨天这一闹,对他来说,内心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我已经答应了家里,准备调回省里。”广豫元说这话时,明显的底气不足。他应该是为了自己违背了上次在梁健面前的表态而心虚。



????而梁健早已在昨天就做好心理准备,倒也没觉得惊讶。笑了笑,道:“回去也好,能多陪陪老婆孩子。”



????“很抱歉,梁记。”广豫元再一次说道。



????梁健摆摆手:“没事,这很正常。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没有谁能在一个位子上永远不动的,现在走的是你,说不定过几天,走的就是我了。再说了,你也是有你的无奈的,我理解!真的理解!”



????广豫元看着梁健,眼神愈发的复杂。



????梁健不想再和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正好有电话进来,倒是省了他让广豫元走,电话一接,广豫元自己识趣就带上门出去了。



????电话是徐京华的秘小许打来的。梁健看了眼关上的门,堆起笑容,道:“许处长啊。”



????“梁记,今天晚上有空吗?赏脸一起吃个饭?”小许在电话那头笑呵呵地说道。



????本来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