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 戏至中段-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390 戏至中段

笔龙胆2018-3-6 16:47:49Ctrl+D 收藏本站


                    韩国明被梁健一骂,倒是暂时冷静了几分,低了头,跟梁健认错:“梁记对不起,是我一时慌了神。您放心,我这就让人去把事情的起因去弄清楚。”



    “还不赶紧去!”梁健瞪了他一眼。



    韩国明转身却走到了一旁,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梁健看到了,又喊道:“打什么电话,事情都这样了,你在我这里有什么用!去现场啊!”



    “看我干什么!让你去现场,听不懂?”梁健见韩国明怔怔地看着他,又吼了起来。韩国明一震,顿时醒了过来,连忙点头哈腰地出去了。



    他一走,梁健微微松了口气。



    正好这时,那位记者又来电话了。



    梁健接起电话,问:“我听说,你们把县政府的门都给砸了?”



    “什么我们,是他们。”记者纠正道:“你先别关注这个,我告诉你一个情况,县政府似乎打算强行镇压啊,防暴警察都已经到位了,把人都围起来了。现在洪村的那些老百姓情绪很激动,我看这事情,恐怕不好收场了!”



    “防暴警察?”他惊讶地喊了一声,据他所知,泾县是没有防暴警察的,更确切的说,泾县是没有这个资格组成防暴警察队伍的。但是现在恰恰是有了,那么这么说来,应该是区里有人下的命令。



    这边还没回过神来,记者就喊了起来:“完了,他们开始动手了!我先挂了!”话音还未落,电话就嘟地一声断了。



    这嘟地一声,可就将梁健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梁健之所以有把握让洪天宝带人去闹,是因为他知道,再闹,政府这边有什么动作他能把控。可他没想到,这么快,才闹了半天,泾县竟然连防暴警察队伍都给搞来了,而且,他一点消息也没收到。这情形可就不太妙了!



    一旦防暴警察出动,那事情的不可控程度可就提高了。洪天宝是个能抱着爆竹来堵门的人,冲动起来也是个愣头青,这万一一不小心,出现人员伤亡就不太好了。梁健心里也急了。他倒不是怕事后有人追究到他头上,他是担心有人受伤,那他这心里就不好受。



    一瞬间,梁健就想了很多。他想起韩国明应该还没走远,立即就给翟峰打电话:“韩国明呢?”



    “刚走呢。”翟峰回答:“您找他还有事?那我去追他。”



    “赶紧!”梁健喊道。



    翟峰很快将韩国明追了回来,一进门,韩国明就忐忑地问:“梁记,您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我问你,防暴警察是怎么回事?谁批的?”梁健质问韩国明。韩国明愣了眼,呆呆地看着梁健,问:“什么防暴警察,我不明白,梁记。”



    “不是你批的?”梁健问他:“泾县那边去了不少防暴警察,这事情你不知道?”



    韩国明摇了摇头:“梁记,这事情我真不知道。”



    梁健有些坐不住了,看人有人是想将这事情控制在泾县范围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接下去肯定还有更厉害的手段。所谓杀鸡儆猴,只有让洪村的人怕了,这些人才不敢闹,那么做什么才能让他们怕呢?



    梁健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就对翟峰说:“叫小五把车子准备好,去泾县。”



    “那午饭呢?”翟峰问。



    “你去打包一份,车上吃。”梁健道。说完,忽然又想到一事,就又吩咐翟峰:“你给明德打电话,让他带上人,在泾县集合。”



    翟峰快步出去打电话安排去了,翟峰站在那里,忐忑不安,犹豫着问:“梁记,那我呢?”



    梁健生气地瞪了他一眼,他作为一个区委记,竟然对自己辖区内的事情一点掌控力都没有,这个区委记还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坐上去的。不过,生气归生气,有些事还得让他去做。梁健对他说道:“你现在即刻回区里,查清楚,防暴警察的事情,是谁批的。另外,立即叫停泾县那边的动作。要是有人受伤,我拿你是问。”



    韩国明不停地点头,不停地说是。



    梁健哼了一声,道:“还不赶紧走?”



    “是!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韩国明哈着腰出去了。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中的急躁和怒火,这个时候,急也没啥用。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只能够随机应变。



    梁健想了一会,掏出手机给小许打了过去。



    电话一时没有接,梁健皱了下眉头,难道去吃饭了?看了看时间,12点半多,倒是有可能去吃饭了。这时,翟峰进来告诉梁健,说车子已经停在楼下了。



    梁健拎起包就出门,走到门口,翟峰从他手里接过了包。正在这时,梁健的手机响了。是小许打过来的。



    翟峰递给梁健,梁健接起来,不等小许开口,就直接说道:“许秘啊,潘老板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啊!”



    梁健没叫他许处长,而是叫了许秘。这其中,是有区别的。相信小许在徐京华身边跟了这么多年,应该清楚这其中的区别。



    小许当即尴尬一笑,道:“梁记,这潘老板的事,您跟我也说不着啊!”



    “许秘呀,我是一直把你当朋友的,你也别跟我这打哈哈,他在泾县买地的事情你肯定知道,现在洪村的人跟泾县县政府打起来,还出动了防暴警察,你们这是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啊!”梁健故意让自己的声音充满了抱怨焦急的情绪。



    “梁记,怎么能说是我们呢,是他潘老板,潘老板。”小许讪笑着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我也不瞒你,这事情,我还真不清楚。这样,我去请示一下省长,然后再回复你!”



    “行,那你最好快一点。现在泾县那边情况激烈,要是闹出了人命,这事情可就真大了!”这话倒不是梁健故意夸大。小许听了惊了一下,问:“这么严重?”



    梁健立即就说:“要不严重,我能给你打电话吗?我这不是也急了吗?”



    “行,那我现在就去请示。”小许说完就挂了电话。



    梁健收起脸上的种种神色,变得面无表情,迈开脚步跟翟峰往电梯那边走。谁料到了楼下,正好碰到也要出去的娄江源。



    两人见面,还是有些尴尬。梁健心里有事,是娄江源先看到的他,跟他打的招呼。梁健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正准备出门上车,忽然娄江源喊了他一声:“梁记,等一等。”



    梁健转过头看着他,问:“江源同志有什么事吗?我比较赶时间。”



    娄江源问:“你这是去泾县?”



    梁健惊诧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他怎么知道泾县的事情?按说,泾县应该是想把事情压在泾县的,那么娄江源就没理由会知道。梁健一边想,一边回答:“是的。江源同志有什么疑问吗?”



    娄江源忙笑了一下,道:“疑问倒是没有,不过有句话,我想告诉你。”



    “你说。”梁健道。



    娄江源看了看两边,梁健会意,看了翟峰,翟峰立即先往外面走,娄江源身边跟着的人也走开了。



    “可以说了。”梁健看着娄江源说道。



    娄江源却打量着梁健没立即开口,过了好几秒钟时间才开口说道:“我觉得,有些人的手伸太长了,不知道梁记是不是也这么认为呢?”



    梁健眯了眯眼睛,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后,问:“不知道江源同志说的有些人是指谁呢?”娄江源微微一笑,道:“梁记心里明白的。”



    梁健也跟着笑了笑,问:“那江源同志觉得,我该怎么对付这只手比较好呢?”



    娄江源收起笑容,严肃地回答:“这种事情,就应该让他一次就长记性!过了界,就别怪我们下手狠!”



    梁健看着娄江源,他说这话时,那透着杀气的目光,忽然间就找到了一丝从前的感觉。也就在这一瞬间,之前一直解不开的那个结,忽然就散开了。



    梁健笑容更盛,道:“江源同志帮我个忙如何?”



    “乐意之至。你说。”娄江源笑了起来。



    到泾县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那场暴动已经结束了,县政府门口已经收拾得看不出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暴动,除了那扇还没来得及换上的大门。



    泾县的领导早就从韩国明那边收到消息了,老早就在外面等着梁健了。车子一停,县长就要上来开门。翟峰受梁健指示,下车让泾县的这位县长让开了,自己拉开了车门,梁健走下车,目光在周围候着的那些人身上一扫,然后看向那位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县长,哼了一声:“动作挺快嘛,那些防暴警察呢,让我也瞧瞧。”



    这位县长的脸色顿时就白了,低着头,弓着腰,忙不迭地解释:“梁记,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当时也是没办法,人实在太多了,要是不想办法镇压的话,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严重?”梁健嘲讽道:“你倒是知道严重这个词?”



    县长额头上的汗珠已经滋了出来。梁健看着他,笑了笑,道:“别紧张,紧张什么。那些村民呢?”



    “都已经送回去了。”县长低着头回答。



    梁健不说话了,看了翟峰一眼,翟峰会意,代替梁健对这位县长说道:“准备一辆车,梁记要去洪村。”



    县长一听,顿时一惊,抬头为难地看着梁健,道:“梁记,现在已经三点多了,这个时间过去,天黑前估计就赶不及回来了。”



    翟峰看了看梁健,见梁健神色没变,就沉了声音对县长说道:“让你备车就备车,那么多话干什么!”



    县长吃了翟峰训,悻悻地赶紧让手下去备车。



    车子备好,县长带了不少人也要跟着去。梁健拦住他:“你跟着我走,其他人都不要跟着了。”



    “这……这不安全!”县长忐忑不安地说道。



    梁健瞪了他一眼,他这才噤声不说话了。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