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7 撒气包-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677 撒气包

笔龙胆2018-3-6 16:56:22Ctrl+D 收藏本站


                    田望不好意思地报了一个地址。



    一路上,田望一直在走神,不知在想些什么。梁建心中好奇那个名叫西娅的女人的身份,却也不好多问。毕竟这是件糗事。



    到了田望住的小区门口,梁建停了车。田望也回过了神,转头朝梁建露出一抹苦笑,道:“梁秘书长,今天多亏你了。谢谢。”



    梁建朝他笑了笑,道:“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田望点了点头,下车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梁建没叫住他,他想说什么自然会说。不过,今天这事,起码反映了一点:田望还是把他梁建当朋友的。



    市委书记的秘书能把他朋友,这也算是件好事。



    回到家中,已然已经两点多了。梁建赶紧洗洗就睡了。



    第二天如常起床,睡眠不足的他,感觉有些疲惫。到了单位,先冲了一杯浓茶,灌了好几口,这才感觉好了一些。



    稍微坐了一会,梁建就去了屈平那里。



    昨晚那顿饭,屈平吃得不那么痛快,今早看到梁建,自然也就没那么痛快了。冰冷的脸,冰冷的语气,梁建不想自讨没趣,公事说完就出来了。



    走出门,发现田望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门等着呢。看到梁建出来,立即笑着打了招呼,然后说道:“你昨天要的茶叶,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是现在拿过去呢,还是回头晚一点我直接放你车里?”



    梁建道:“你给我吧,我拿过去就行。”



    “也行。”田望笑着回答:“那进去坐坐?”



    梁建想着待会估计唐一要来接他们,他还有些文件没看,时间比较紧张,就拒绝了。田望也没勉强,转身进去拿了一个大的文件袋出来,递给了梁建。



    梁建看了一眼那文件袋,心想,这田望还挺心细的。不过,再一想,要不心细,也不可能跟着屈平这么多年。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梁建一边笑着说道,一边伸手接了过来。



    田望难为情地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梁建知道他这应该指的是昨天的事情,他也没说穿,显然田望自己也不想提起。



    拿了文件袋,梁建也没打开来看,他要了二两茶叶,也只是想给项老和老唐尝个有趣,毕竟那茶叶确实味道比较独特,不过,要说多好却也不至于,起码梁建是这么看的。



    这文件袋里,田望只会多装一些,肯定不会少装的。



    就这么,他就拿着文件袋回了自己办公室。到了后,将文件袋跟公文包放到了一起后,就没再管它了。



    没过多久,唐一的电话就来了。他来接梁建和屈平去找胡青兰。



    梁建接到电话后,先去通知了屈平。屈平听到梁建说唐一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后,也没立即起身的打算,反而是问梁建:“跟胡委员约的是几点?”



    梁建看了一眼屈平,回答:“这个我不清楚。”



    屈平便道:“那你先问清楚了。”



    梁建顿时明白了,屈平这时在往他身上撒昨天的气呢。梁建只好先出来给唐一打了电话,问清了时间后,又进去跟屈平做了汇报。



    跟胡青兰约的是十点半。屈平看了看时间后,就说:“我这里还有点工作没处理完,我们酒店四十五分出发,你跟唐一先生说一声,麻烦他稍微等一会。”



    他是市委书记,梁建也无可奈何,只能出去又给唐一打了电话,说了这个事情。唐一哼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九点四十分,梁建就到屈平办公室门口等着了。四十五分,屈平准时出来,拎着一个包。梁建接了过来,两人一起往电梯走去。



    唐一的车没开到里面来,一直在外面的大门口。梁建和屈平一直走到外面。市委书记走路出去这场景可不多见,门口那几个保安,神情上都充满了好奇。



    唐一看到两人过来,从驾驶座的位置下了车。两人握了手后,才上了车。



    唐一带着他们没去胡青兰工作的地方,而是约在了另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到的时候,十点二十三分,距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七分钟。但,胡青兰已经到了。



    看到胡青兰,屈平的态度就显得恭敬了一些。四人简单寒暄了几句后,唐一借口要出去打个电话,就把空间留给了梁建,屈平还有胡青兰三人。



    胡青兰的目光扫过梁建,然后停留在屈平脸上,微微笑道:“我听唐宁国跟我说,屈书记你找我有事?”



    屈平放下手里的茶杯,淡淡一笑,道:“确实是有事。不过,不是我自己的事。”



    “那你说来我听听。”胡青兰道。她坐在椅子里,神态优雅淡定,浑身上下不仅自信,还有种淡淡的威严感。梁建想,到底是久居上位者,这气场就与常人不一样。屈平平日里威严已然很足,但跟胡青兰一比,还是有些差距。胡青兰更为大气。



    正在梁建胡思乱想的时候,屈平说道:“这次找您主要是想跟您举报一些情况,有关于我的前任,也是您的同事,铭泰的事情。”



    “郭委员?他怎么了?”胡青兰面露惊讶。



    屈平有些疑惑地看了胡青兰一眼,显然对于胡青兰的惊讶,他有些怀疑。在他想来,老唐那边应该已经跟胡青兰通过气了。如果是这样,胡青兰此刻的惊讶和疑问应该都是装的。可是,她为什么要装呢?



    屈平有些想不明白。不过,既然胡青兰说了,屈平即使怀疑,也得暂时相信,该答得还是得答。于是,他又将昨天唐一告诉他的跟胡青兰简单说了一遍。然后,又将进来之前,唐一交给他的那份材料,递给了胡青兰。



    胡青兰接过,一眼都没看,就放到了一边。她看着屈平说道:“关于郭委员的这位亲戚的问题,其实上面早有注意到。不过,你说的这些,大部分也都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确实问题十分严重。”



    屈平忽然转头看了梁建一眼,然后又看向胡青兰,道:“胡委员,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您看一下那份材料,应该就清楚了。”



    胡青兰微微一笑,道:“材料不忙着看。既然你今天来找我,肯定也是有目的的。你先说说,你的目的是什么吧。”



    屈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略一迟疑,道:“我的目的很简单,我想要给华京一个干净。”



    给华京一个干净,这不过是漂亮的说法。华京没了黄金军,才能是他屈平的华京。说白了,他是想要给自己一个干净的华京。不过,这也属正常。如今华京市委书记已经不是郭了,这华京应该是他的。



    胡青兰听后,看着屈平,忽然神秘一笑,接着,就问:“除此之外,难道你就没点其他的想法?”



    屈平神色微微一变,接着凝声答道:“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比如,你的委员的事情。”胡青兰的声音里忽然带上了一丝蛊惑的味道。屈平的神色明显有些变化,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动了一下。显然,他不动心是假的。一般情况下,华京市委书记是默认委员身份的,可就是因为郭的横加阻拦,屈平的委员身份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没有委员的身份,他这个市委书记,就有种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再加上,郭虽然不再是华京市委书记了,可他凭借着黄金军,一直还影响着华京的政局,这让屈平甚至有种自己是个傀儡一般的感觉。



    屈平也不是一般人物,他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岂能甘心忍受这样的局面。



    只是,昨晚老唐说的话,他可还记着呢。他虽然猜不透这老唐到底跟胡青兰说了多少,两人之间对这件事沟通到了什么地步。但他明白一个道理,谨慎一些是没错的。



    所以,他只是一瞬间的动摇,马上就坚定了想法。看着胡青兰,就说道:“委员的事,自有组织定夺。组织上既然现在还没给我这个荣誉,自然有他的道理。我相信,时机一到,该是我的自然就会是我的。”



    胡青兰看着屈平,笑了起来,道:“这话说得很好。你放心,该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屈平目光复杂地点了点头。



    这时,胡青兰忽然转向了一旁一直如空气的梁建,问:“梁建,你没有什么说的?”



    梁建猛地想起老唐让他带的话,就说道:“有。我父亲让我给您带句话。”



    “他还真是有趣,现在通讯这么发达,电话微信都可以,非要让你给我带话。”胡青兰笑着说道:“说吧,他让你带什么话?”



    屈平听到这里,便准备站起来避嫌。梁建见状,忙说道:“屈书记,您不用避开,也不是什么秘密。他就是让我跟胡姐您说一声,就差您的东风了!”



    胡青兰听后,眼睛微微一眯,嘴角笑容更盛,道:“看来,他的草船都准备好了。”说完,她转头对屈平说道:“屈平同志,这东风,恐怕得你要你帮忙吹一吹了!”



    屈平一愣,这可是之前老唐没说的。他眉头微微一皱,问:“胡委员,您说的这东风,指的是什么?”



    胡青兰神秘一笑,道:“你不是想要给华京一个干净么!这东风,便是让这件事成功的关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