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138白热化-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_2138白热化

笔龙胆2018-3-6 17:3:41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问道:“什么事情能让我们熊部长这么郁闷?”熊叶丽道:“你陪不陪我喝?如果陪的话,我就告诉你。”梁健想了想都这个点了,去哪里喝酒都不合适。去熊叶丽那里?还是让熊叶丽到自己的房间?梁健犹豫了,他不想因为与女干部的关系,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但是熊叶丽说郁闷,他不得不去,于是就道:“那行,我开车来接你。”熊叶丽却说:“算了,我跟你开玩笑的。”梁健郁闷了:“什么,开玩笑的?我都做好准备了。”熊叶丽娇媚的声音传过来:“是啊,跟你开个玩笑。我只想要知道,在我不开心的时候,你愿不愿意出来陪我,我想看看你够不够哥们。恭喜你,通过测试。”梁健无语了,只能冲熊叶丽说:“真拿你们女人没办法。”熊叶丽道:“现在说吧,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梁健说了自己的服务员二乔要考公务员的事,熊叶丽说:“多大点事儿啊,还需要你梁省长打电话。我明天派部里公务员管理处的处长来给她辅导一下。”梁健说:“派这么大的官来,谢谢了。”熊叶丽笑道:“梁省长交代的事都是大事。”
    华京首长胡青兰的办公室里,方华将刚刚沏好的茶,放在胡青兰的单人沙发边上。胡青兰问道:“方华,我要去江中走走的事情,怎么还没有回音。”胡青兰作为首长,出行安排已经不能随心所欲,都要更高领导人的同意。胡青兰的江中视察计划,已经报上去快一个星期了,但还是没有批下来。
    方华说:“我听办公厅方面有一个说法,上面的首长听说您要下去,就说想让您再带一个任务下去。”这时候,胡青兰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胡青兰接起了电话,竟然是更高领导打来的。胡青兰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认真听着,然后说:“好。好。”
    放下了电话,胡青兰优雅地转过身来,面对方华说:“首长还是对江中厚爱有嘉。他最近听说,江中的个别干部不成样子,影响大省的形象。希望我这次下去的时候,也给江中的某些干部去敲敲警钟。”方华问:“首长那我们什么时候下去?”胡青兰道:“五天之后,现在中-纪-委和有关部委正在组织精干力量。到时候,一起下去的,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作风巡查组。”方华:“作风巡查组也一起去?”胡青兰郑重地点了点说:“首长说了,不能让宁州的干部‘直把宁州作汴州’。首长是关心宁州啊!”方华点了点头,她的脑海之中,莫名就出现了一个人物。
    那就是在江中担任常务副省长的梁健。她心想,梁健能够在江中担任常务副省长这样重要的职务,难道是首长们的意图吗?如果是的话,那梁健今后的发展,只能用不可限量来形容了。方华不由告诫自己,下次见到梁健,一定要收敛一点了。
    曲魏忽然来到了梁健的办公室,他坐下来后,脸色很不好看。梁健就问他什么情况?曲魏就说,这段时间省里的有些重要部门,非但不支持宁州的限购限售,还专门给宁州挑刺。梁健就问他,到底是怎么挑刺?曲魏说,比如发改委指责我们今年投资明显下滑;比如统计局职责我们今年的数字与去年同期相比不进反退;还有国地税更是把我们国地税局的局长骂了一通,说我们今年国地税都降低了近六分之一等等。我们承认这些差不多是实情,但是难道那些个省厅都不清楚,我们宁州在搞限购限售吗?搞限购限售,在经济指标上肯定会有回落,各省厅却恰恰拿那些来指责我们。我是无所谓,可是我们那些部门的负责人受不了了。
    梁健沉默了一会儿,没有马上说想法,又问道:“其他呢?还有什么情况?”曲魏回答道:“我们受了点委屈,倒是无所谓。我们的那些部门负责人,被那些厅官骂骂,也就骂骂了,无非我多费点口舌安慰一下就好了。但最大的问题,似乎房价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梁健不由一惊。这房价已经反反复复很多次了,前期费了那么大的劲终于稳定了下来,怎么现在又有上涨的趋势了?
    梁健盯着曲魏道:“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曲魏说:“无非是两个原因,第一个是银行的资金又开始流入房地产;第二个原因是房企捂盘不售,故意放出极少的户型,形成了供不应求的假象。”梁健又问:“这两个问题,市里解决起来有什么难度?”
    曲魏答道:“第一个问题难度很大,因为我们宁州市只能管到市属银行,其他银行管不到。对银行放贷的监管要靠省银监局。前期协调起来,银监局还挺配合,但是这几天他们摆出了一副不想管的样子。这让我们觉得很奇怪。第二个问题,本来我们自己就能解决,无非就是严格执法嘛。但是,现在只要我们房管、工商、国土、税务等部门一执法,省里就会有人替房企那边打招呼。梁省长,您知道,我们还是人情社会,你和我能扛着,但是下面那些局长、处长不可能个个都能扛着,这不现实。”
    梁健陷入了更大的沉默,然后又问曲魏:“事情突变成这样,你认为是什么原因?”曲魏几乎想都不想地说:“还能是什么!肯定是某些领导默许的!对那些厅局,我还不了解?没有领导的默许和授意,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干!”梁健和曲魏互看着,两人心中出现了同一个名字:戚明。
    梁健又问:“你知不知道,宁州市纪委在调查住建局长丁破天?”曲魏一点头说:“我知道。但是,进展似乎并不顺利。”
    第二天,省纪委书记章平心主动来到了梁健的办公室。他坐下来后,看着梁健说:“我们的工作都受到阻碍了。宁州市纪委对丁破天的调查进展缓慢,个人重大事项报告的填写还是有很大的水分。真没有想到,宁州市委和市纪委的胆子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大了。”
    梁健说:“章书记,宁州市纪委书记葛为可是省纪委派下去的人啊。”章平心却道:“一到了下面当了领导,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我下次一定要换了他。梁省长,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梁健笑笑说:“你们纪委应该有干部库啊,怎么来问我?”章平心道:“当局者迷,听听你的意见。”梁健说:“我人选倒是有一个,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推荐。等时机一到,我再推荐给你。”章平心说:“希望不要让我等得太久。”梁健说:“章书记,现在着急也没用。宁州限购限售的事情,没有一个结果,谁都动不来了!”章平心道:“现在的关键问题还是在戚吧?”
    听到“戚”这个字之后,梁健朝章平心点了点头。一省之长,他要干成一件事,可能无法一呼千应,但真要阻止一个副手干一件事情,看来真的很容易,只要对他下面厅局长说半句、使一个眼神就行了。从几千年的传统来看,权力最古老的力量就是设置障碍。戚明那边如今似乎已经明确了方向,就是要成为限购限售的阻碍力量,梁健这方面,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左支右绌。
    梁健和章平心还没有讨论出一个办法来,牛达敲门进来,报告梁健说:“梁省长,有一个重要通知,明天上午十点在会议中心210会议室有个会议。”梁健问道:“会议内容是什么?”牛达回答道:“华京首长胡青兰带队视察江中。”胡青兰?终于来了!
    这时候,梁健和章平心的手机上,几乎是同时收到了短信会议通知。肯定是省委办公厅担心他们这些领导有些在外面看不到通知,所以给他们重新发了一条。
    章平心看了眼短息,对梁健说:“胡首长?她好像很少出来视察的。这次来江中,不知道是来视察什么方面的事情?”
    章平心并不知道,胡青兰与梁健的那一层关系。梁健心想,现在也没法跟章平心说这一层关系。
    更何况,此次胡青兰来宁州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梁健也并不是很清楚。视察房地产调控?还是另有任务?如果有机会的话,他还真想能够见一见首长,汇报一下近段时间的工作。梁健就立刻向方华去了电话,问她胡首长到江中后,什么时候有空,能否预约见上一面。
    方华对梁健的态度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她让梁健等一等,说自己去问一问首长。方华原本以后胡青兰会给出一个时间。但是胡青兰却只是说:“先还是听宁州的安排吧,到时候有时间了再说。”
    听到了这样的回复,梁健心头咯噔了一下,有些东西他感觉到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那就只能等明天上午开了会再说了。
    梁健心里忽然想到了李瑞和金灿,他心道,胡首长在的这段时间里,这两个人千万别出什么事情。想来想去,他还是让姚勇帮助盯紧点,李瑞和金灿有什么特别的动向,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