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154两次拥抱-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_2154两次拥抱

笔龙胆2018-3-6 17:4:9Ctrl+D 收藏本站

郁波红道:“我也没怎么她,就是让她一个副职要多听话。她一个女的,从乡镇团委书记,到团区委副书记、团区委书记、再到开发区主任、书记,再到副县长,没有我们的提拔和推荐,怎么可能走到这一步!现在,我让她一个女的分管安全生产这一块,为的是什么呢?不就是为了让她少管一点吗?闯龙门小商品市场,真给她去管,她能管得好?她却偏偏不听,要去管,后来就跟宏达这里的市场管理有限公司起矛盾了。我说了她几句,她就说要辞职了。这个女人政治上不成熟。”
    高安雄忽然记起了什么:“我想起来了,这个何洁玉,就是去年你让我跟市委组织部打过招呼的那个?我当时很忙,就在电话中替你打了招呼,没有想到,市委就用了她?”郁波红拍着马匹道:“谁说不是呢?高书记是从我们银怀走出去的省领导,在银怀市根深叶茂,谁不听您高书记的?您跺一跺脚,滨州大地还不得抖三抖;您说一句话,有什么事情办不成?怪就怪,我当时替这个何洁玉来求高书记了,现在发现就是一头母白眼狼!”
    郁波红说话就是这么粗,这会儿高安雄倒是没有批评他,而是问道:“波红,这个女副县长让你肯这么替她求情,你是不是跟她发生过什么?”郁波红一副很懊丧的样子:“高书记,您是老领导了,我不能骗你!真没有跟她发生什么。这女的长得真是好,没有结过婚。所以我说她不知恩图报。本来,我是一定要把她拿下的……”郁波红说话就是这般粗俗,喝了几杯酒之后,高安雄倒是认为他真实。官场的人都披着假面,但是郁波红在高安雄面前,倒是从来不带面具,尽管屡屡被高安雄批评,他还是那么一副样子。
    这反而让高安雄有点喜欢这个手下,高处不胜寒的高安雄,有时候需要通过这个郁波红来接接地气。高安雄面部改色,嘴中却问:“那你为什么没有把她拿下?”郁波红道:“已经不敢了,自从七年前高书记您在银怀发生的那件事情之后,用强的事情,我们哪里还敢……”
    “你在说什么?七年前,我在银怀发生了什么事!”高安雄顿时脸色就很不好看,就如被人戳中伤疤一般。
    一边的市公安局长王建宝看到高安雄脸色都变了,立刻打圆场道:“没什么事,哪有什么事啊?郁书记是喝多了!”郁波红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赶紧道:“高书记,对不起,我喝高了,我喝高了。”高安雄就道:“波红,你现在的酒量是越来越不行了。”郁波红点着头承认。
    高安雄这才转头看着市公安局长王建宝:“建宝,那对父女一直都稳定着吧?”王建宝马上道:“高书记,您放心,这几年来,我们一直都盯着,不会有问题。那个女孩的父亲最近检查出来好像是绝症,等他一死,那个女孩子就更加翻不起什么浪了。”高安雄点了点头说:“这样就好。在生活需要上面,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吧。”小商品市场管理有限公司老总张宏达立刻表态:“后勤保障我都安排好了,也请高书记放心。”
    高安雄点了点头,他今天答应来见他们,无非也就是问这几句话。七年前在银怀发生的那件荒唐事,一直是高安雄的一块久医不治的心病。如今,段书记到了华京的中枢岗位上,自己的仕途很有可能更上一层楼。在接下去的日子里,是绝对不能出半点岔子的。今天,听到王建宝和张宏达所言,他才稍稍放心了一分。
    接着,他又对郁波红道:“波红,那个提出了辞职的女副县长,县委首先不能同意她的辞职。市委组织部那边,我也会去打招呼,让他们也不要同意。”郁波红不解地问:“高书记,这是为什么?她要不想干就拉倒。”高安雄高深地冲郁波红道:“你想得还是太简单。她这样的人出去了,只会给你添麻烦。当初你帮助她说情,让她当上了副县长,现在她倒是想要全身而退了,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郁波红为难地道:“高书记,但她要是一定不干,该怎么办呢?”高安雄道:“这还不简单吗?她不是要去她舅舅的企业当总经理吗?让人查查这个企业有没有偷税漏税就行了?现在哪个企业没有两本帐?让工商局长干点这个事情,还是小菜一碟的吧?到时候,看她舅舅的企业还敢要她?”王建宝、郁波红、张宏达听了高安雄的这话,都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转向高安雄道:“高书记的领导艺术,让我们都大开眼界了!我们都来敬一敬高书记,又让我们学到了一招。”这次他们并非完全拍马屁,他们是由衷地佩服。
    听说省政府这边的明年思路调研即将开始了,高安雄提早来到了省长戚明的办公室。他很是诚恳地对戚明道:“戚省长,这次的思路调研,能否劳驾您去一趟银怀市啊?我是银怀出来的,了解银怀的干部群众都希望您能多去去啊,为银怀的发展指明方向。”
    这是没有什么损失的事情,答应了就是卖了高安雄的面子,戚明当即就答应了。
    省政府赴各地市明年思路调研表,提前两天发到了各位领导的手中。梁健发现自己带班的组里根本就没有银怀市。梁健就把牛达叫了过来,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牛达说,他分明是跟秘书处打过招呼的,难道他们疏漏了吗?牛达说要再去问问,梁健就让他别去问了。
    他打了电话给金灿。金灿和李瑞已经完成了相关事宜的交接,尽管李瑞还没有去华京,但是省政府办公厅的事情已经全然不再插手。金灿来了之后,梁健对她说了自己想要去银怀调研的事。金灿解释说,本来银怀市确是放在梁省长这一组的,但是后来戚省长看了之后,把银怀放到了自己这一组。
    戚明要去,自己去跟戚明抢似乎不合规矩。但,他心里不免疑惑,戚明为什么也指明要去银怀呢?银怀到底藏了什么让领导感兴趣的东西?
    周五,李瑞忽然打电话给梁健,说他明天要去华京。说走就走,让梁健有些意外。他问李瑞省委或者省政府有没有安排送行。李瑞说,都有联系他,说要送一送,但是他都婉言拒绝了,理由是,现在华京方面明确不能迎来送往,自己又是去国办工作,这规矩就更不能破了。这样一来,省委、省政府这边也没有办法,只好不安排了。
    梁健想了想道:“我明天也回华京家里,我们一起走。”李瑞笑着道:“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一个人走的确也太寂寥一点。”第二天一早,金灿、牛达到高铁站来送李瑞和梁健。临别的时候,金灿和李瑞轻轻拥抱了一下,金灿的眼角流下了眼泪来。李瑞嘱咐道:“灿,不要太辛苦。累了就回华京来,我们在华京等着你回家。”金灿故作坚强地点了点头。
    列车开过鲁城的时候,已到吃饭时间。梁健和李瑞来到了车厢餐厅,梁健点了几个菜,对李瑞说:“这番送你,在高铁上请你吃饭,也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两人点了三菜一汤,喝掉了一瓶红酒,聊着各自以后的打算,等到这顿饭吃完,华京也差不多到了。下车之后,他们就各自走了。
    在车上,梁健忽然接到了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毕华的电话:“梁健,什么时候回华京,来我这里坐坐。”梁健立刻道:“感谢首长的邀请,我刚刚到华京。”毕华就道:“先回去看看老婆女儿,然后再到我这里来,吃晚饭的时间就可以了,想要跟你喝一杯。”梁健笑着道:“好勒,我带一瓶酒来。”毕华说:“超市里买一瓶酒好了。”
    梁健是真的先回了家。又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心里好想霓裳和唐力了。他敲了敲家门,从里面传出快速的脚步声,竟然是唐力给自己来开门的。“唐力好棒。”他表扬了一句。
    唐力却朝他“嘘”了一声,说:“姐姐在弹钢琴。”从客厅中果然传出悦耳的声音,很是动听。走进一看,霓裳有模有样地坐在琴凳上,手指犹如蝴蝶在琴键上飞舞着。霓裳继承了她母亲弹琴的天赋。梁健忽然记起,在镜州的小租房中,看着项瑾弹琴的时光,不觉已经泪湿了双眼。坐在霓裳身边的项瑾似乎察觉到了梁健的心理变化,走过来,与他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接近傍晚的时候,梁健来到了毕华副部长的办公室。让梁健有些奇怪的是,办公室里还有另外两个人。毕华看到梁健进来,也从椅子中站起来,对另外两人说:“这位就是梁健,江中省常务副部长,你们到了江中有什么需要可以找他。”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