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188再临-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_2188再临

笔龙胆2018-3-6 17:5:9Ctrl+D 收藏本站

古萱萱!这个名字真是久违了。多少过往,被从心底唤起。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儿了吧?当时梁健在市委党校培训认识的古萱萱,之后两人之间发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有一次还差点那个……
    有人说,人的记忆就如一个硬盘,只要是你经历过的都会留存在上面,只要触发了某个神经,就都会被调取出来。
    此刻,关于古萱萱的记忆,就被金小楠的这句“你知不知道,古萱萱因为你一直没嫁人”而被调取了出来,涓滴岁月、静流成河,美好而伤感。梁健用双手搓了一把脸,让自己从回忆当中清醒过来。梁健看着金小楠道:“你怎么认识古萱萱啊?”金小楠又神秘一笑道:“她是我表姐,我怎么会不认识?”“你表姐?”梁健的这一惊非同小可,“你以指导组组员的身份到江中来,萱萱也不告诉我一声!”
    金小楠道:“这不能怪她,因为我来也没有告诉她呀!况且,你是那个伤透了她心的人,她怎么还敢跟你联系!”梁健喝了一口啤酒道:“我并没有伤害她啊!”金小楠道:“那她为什么会到现在还单着?”梁健笑道:“照你这么说,所有单着的女子,都是被我伤害了的?”金小楠看着梁健,眯起了眼睛道:“嗨,照你这么说,你跟我表姐没发生过什么?”梁健的眉头一皱,说道:“这是我和她两个人的事情。”金小楠得意地笑了:“这么说,还是发生过什么的!”梁健说:“不像你想的那样!我们曾经是朋友,甚至是好朋友,但是却从未跨越这一界限。”
    金小楠用白皙小巧的手,拍了拍胸脯,说道:“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梁健很是奇怪地道:“好什么?”金小楠道:“如果你们跨过了这条界线,就麻烦了。既然从未跨过这条界限的话,那就好说了。就算你以后跟我在一起,我表姐也不会太有意见。你说是吧?”
    听到这话,梁健简直被惊了一跳!“小楠处长,你在说什么?什么我和你在一起?”金小楠道:“你别再叫我小楠处长,就叫我小楠吧。以后,我们在一起好吗?”金小楠话说得直接,眼神却是清澈、明亮、单纯,说明金小楠不是那种滥情的人。
    金小楠大概是怕梁健误会,就又补充了一句:“我这辈子,就对你说过这样的话,我这辈子也就对你说这句话了。”金小楠看着梁健的表情很是认真,她脸蛋上的皮肤细腻、光亮、没有任何的皱纹,她的身材也无可挑剔。这就是年轻的优势。
    但是,梁健心中感受到的不是喜悦,而是恐慌,他又说:“小楠,你要找开心,也不带这么玩我的呀!”
    金小楠盯着梁健的眼睛说:“我不是找你开心,我是认真的。我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以前我对男生都没有什么感觉的。但是,你就是那种我想要嫁的成熟男人。”梁健听说过,有些女生是喜欢中年大叔的,自己以前还不大理解。如今算是真碰上了。他只好苦笑一声,对金小楠耐心地道:“小楠,你很优秀,也很漂亮。但我是有家室的人了,也许你不了解……”
    “我当然了解。”金小楠说,“我知道,你的夫人叫项瑾,是华京大学建筑与设计学院的院长,你还有一个女儿叫霓裳,一个儿子叫唐力。你夫人项瑾的父亲是原项部长,你的父母在江中老家……”梁健很吃惊,她竟然了解得这么清楚!他只好劝道:“既然你已经了解得这么清楚,也就能理解,我们之间不会有可能,我很爱他们,所以不会伤害他们。”金小楠说:“这个不影响,我和你是我们俩的事情,不会影响到你的孩子。”梁健被她的话惊得不小,金小楠是九零后,她的想法也真够惊世骇俗的。
    梁健说:“我来敬你一杯,我们还是早点回去了。”说着,梁健就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站了起来。金小楠笑看着梁健说:“你就是这么拒绝我萱萱表姐的?”梁健没有办法回答,尴尬地道:“我送你回去。”说着他就把单给买了。边上有几个男人,都朝梁健看了过来,眼中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有如此美女倒贴,竟然还拒绝,天下怎么有这样的男人!这是那些男人所不能理解的!
    金小楠也站了起来,温柔地道:“我听你的。”她温柔而不造作,直接而不俗气,毕竟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同时又在华京重要机关工作,见得多了,各方面都能用得体来形容。只不过,金小楠比其他同类女孩,更加直接,更加有自信表露自己的喜和恶而已。其实,金小楠真的是非常讨人喜欢,所以梁健就更不想跟她单独久呆,他还真些担心,呆久了、了解多了,还真的会对她产生一丝的喜欢。
    在回去的路上,梁健就避而不谈感情的事情,一路上他给金小楠介绍了宁州的街道、宁州的故事,而且路上正好途径了江中大学,梁健还说起了学生时代。金小楠听着,眼睛一直望着梁健,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这眼神、这笑意都足以拨动人的心弦。但是,梁健却克制着自己。
    终于回到了招待所,把金小楠送入了他们所住的贵宾楼,梁健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华京。段首长的办公室内,他刚刚看完了来自江中老干部的联名信。信上写道:江中省、宁州市为了国际互联网大会,在宁州市区大兴形象工程,要对之溪路十二公里的墙面进行改改建,但对小区内部的情况却不管不问,这完全就是政绩工程、形象工程!老干部们质疑,在党风、政风都得到改善的今天,这种事情怎么还可以发生在老百姓的眼皮底下!难道真当老百姓的眼睛都瞎了吗?当退休干部的眼睛都瞎了吗?
    级别不够的老干部的信件,一般不可能出现在段首长的手里。但是,这封信反映的是与国际互联网大会相关的事情,问题特殊,才会呈到段首长的手中。再呈上去就不太合适了。为此,段首长就在信件上签字:请沈伟光、戚明同志阅处。请办公厅督察解决情况。这意思等于是让江中省委、省政府去妥善处理了。同时,由办公厅来跟踪问题的处理情况。
    这天上午,在宾馆吃早饭的时候,组长北川和副组长费海面对面坐在一起。费海道:“我觉得有必要弄清楚,梁健的老婆项瑾,在这个项目当中,到底拿了多少钱!”北川却瞥了他一眼道:“不用去查了。我已经了解清楚了,项瑾团队做这个项目分文未取,完全是免费的。”“免费?”这在费海看来,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他不相信得道:“会不会有其他猫腻,只不过是我们不了解而已?”北川道:“没有。这个我已经了解得很清楚了!”
    昨天晚上,北川就已经通过戚明,把这个事情给了解清楚了。所以,他才如此确定的对费海说。费海看这方面是抓不住梁健什么把柄了,就道:“就算他老婆没有拿钱,但是他和黄建建的关系很可疑!黄建建为什么要凭空亏两个亿,来承接这个项目。北川组长,我认为有必要去跟省书记沈伟光谈谈这个事情!这其实也是我们指导组,在履行职责时发现的问题!”
    梁健、黄建建,到底有什么关系?这也是北川心里颇为纳闷的事。而且,这个事情恐怕也不只他一个人纳闷!北川就将早餐餐巾往桌子上一扔,说道:“上午,我就去找沈书记!”
    在沈伟光的办公室内,北川前面一杯绿茶,沈伟光面前一杯白开水。沈伟光的胃最近不是很舒服,所以不太敢喝绿茶。沈伟光看着北川道:“北川组长,你来得正好,我这里正有一个段首长的批示,也想请你看看。这次,梁省长做得还是蛮好的,有先见之明,否则我们可真要被那帮老干部弄死了!”
    北川很是奇怪地问道:“是怎么回事?”沈伟光说:“是那些老干部、老职工们,盯着我们这些在位的干部呢!这次的之溪路改造,本来不是说只贴墙皮吗?那些老干部听说了,已经联名上书华京了,说我们搞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好在这次,梁健同志把方案设计成了整体改造,所以我们回复华京就没什么顾虑,否则就得担这形象工程的罪名了。”
    本来,北川是想来反对梁健搞整体改建这个事情的,但听沈伟光这么一说,他所有的话都吞了回去,有些惴惴地道:“原来是这个事情!梁健同志是做得不错。”这本来是他最不想说的一句话,现在却必须得说。
    于此同时,在一个湖边的一个茶馆里,积聚了将近上百人,其中为首的一个说:“我们的孩子,都遭受了问题疫苗的毒害,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抓住这次互联网大会讨一个说法!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注:今天下午来了原单位同事,耽误了更新。大家批评我也没怨言。以后合理安排时间。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