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03事故-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2203事故

笔龙胆2018-3-6 17:5:35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看了一眼熊叶丽,说道:“我就不进去了。”熊叶丽笑着道:“看来,你还是很怕我会把你吃了。”熊叶丽的眼睛扑闪着,从她的发端、身上传过来隐隐的芳香,她隆起的前胸也似乎微微起伏着。梁健的理智是很想马上离开的,但是他说出口的话却是:“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把我怎么吃了!把钥匙拿过来,我帮你开门。”

????熊叶丽的脸上笑了,她也不说话,从小提包中取出了钥匙,递给了梁健,自己让在了一边。梁健帮她开了门,走了进去,打开了灯,这就是一个单身女人的房间,整洁,有种淡淡的花香。在桌上,他看到了一个花瓶,插在一束满天星,给人一种温馨的亮色。梁健已经多久没有走进单身女人的房间了?又是好奇、又有些小小的紧张。

????熊叶丽似乎看出了梁健的心情,就艰难地过去拉上窗帘。梁健瞧见她走路还是很吃力,等她将窗帘拉上之后,他就赶紧走了过去,又扶着她,坐到了沙发边上。梁健说:“我去给你烧点开水。”心想,熊叶丽行动不便,有些事得帮她做做好再走。梁健到了厨房,找到了滤水器,等到一壶水都过滤干净之后,他开始烧水。

????熊叶丽笑着道:“没想到,你还会做家务活?”梁健笑道:“这也算得了家务活?不要忘记我可是从基层上来的,那时候端茶送水,什么事情没做过?”熊叶丽笑着:“是啊,调戏小村姑的事情,恐怕也做过吧?”梁健道:“别把我想得这么不堪!”梁健感觉,熊叶丽今天的话语之中,处处充满了某种暗示,让梁健心里的欲念不断被撩拨。

????他感觉自己要是继续呆下去,恐怕早晚要犯错误。于是,梁健打算将熊叶丽安顿之后,早点离开。他将一杯开水倒好,端到了熊叶丽的面前,说道:“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熊叶丽笑着道:“我还没吃晚饭,你能不能下厨做个拉面?冰箱里有面条。”梁健这才记起了自己也还没有吃晚饭,肚子已经有些饿了。他就说:“我这就去做,你稍等。拉面、青菜、鸡蛋如何?”熊叶丽一笑道:“我的最爱。”

????梁健正要走向厨房,熊叶丽又说:“不好意思,能帮我先拿浴巾和睡衣吗?你煮面的时候,我正好可以洗个澡。”梁健说:“没问题,告诉我在哪里?”熊叶丽:“在我卧室的衣柜里,是右边那个房间的。”梁健就推门进入了熊叶丽的房间。这是梁健第一次走入熊叶丽的房间,梁健原本以为会很女人,至少是粉红色的,然而没有想到,熊叶丽的房间显得很素净。

????无漆的实木床榻,灰色的被单、灰色的枕套、灰色的靠垫,能够灰色的,几乎都用了灰色调。

????这不由让梁健的心头为之一怔,灰色,难道这才是熊叶丽心里真实的色彩吗?难道这才是一个单身女领导,真实的心绪吗?一个人生活终归是孤单的。梁健心头不由涌起了对熊叶丽的一丝疼爱。这时候,从外面传递进来熊叶丽娇柔的喊声:“找到了没有?”梁健回过神来:“还没有。”熊叶丽:“在左边衣柜的第二、二格。”梁健打开了衣柜,看到了第二格,拿到了浴巾,第三格拿到了睡衣。

????他的眼睛无意之中一瞥,瞧见了第一格中,放的却是文胸。梁健的心里不由自主地受到了一阵刺激,联想到熊叶丽完美的身躯,特别是高耸的地方。梁健赶忙将这些念头驱散,匆匆从熊叶丽闺房之中走了出来,将睡衣和浴巾递到了熊叶丽手中,然后又扶着她走向了浴室。这会儿,与先前的感觉又有所不同了,他感觉熊叶丽的身子更加柔软,她的身体触碰到他的时候,也让梁健更是浮想联翩。但是,他还是努力克制着自己。

????终于让熊叶丽进入浴室洗澡了,梁健从外面将房门拉上,就赶紧煮面去了。他担心在浴室外呆久了,会一时忍不住冲进去。熊叶丽对自己根本不设防,就算自己对她做任何事,她都不会反抗。但问题是,他必须对自己设防。梁健按住了骚动的内心,到了厨房做面条去了。

????在水的沸腾之中,将面条缓缓放入,再加入青菜、鸡蛋。一碗拉面做好了,这是给熊叶丽的。他又给自己做了第二碗。刚刚把两碗拉面端上了实木桌子。忽然听到熊叶丽“唉呀”的喊叫声。

????梁健赶紧推开浴室门,闯了进去。只见熊叶丽摔倒在浴室外面,她双腿并拢弯曲着,用左臂膀支撑着地面,湿漉漉的发端垂落在胸口,全身却不挂一丝。

????显然,她肯定是因为脚力不济从浴缸里出来的时候,摔倒的。梁健二话不说,抓过了边上的浴袍,披在了熊叶丽的身上,蹲下身子将她一个公主抱,抱出了浴室,进入了熊叶丽的房间。拉过了被子,盖在了熊叶丽身上,问她:“你没事吧?”熊叶丽道:“应该没事。怪我自己不小心,没有考虑到地砖有些滑。今天好在有你在。”她用闪烁着微光的眸子望着梁健。

????她的发丝都还是湿的,沾在脸上、脖子上,看上去比平时还要妩媚。梁健说:“你的头发还是湿的,我去给你拿吹风机吹干,别感冒了。”熊叶丽点了点温润的下巴,说道:“谢谢。”

????梁健找到了吹风机,拿来时看到熊叶丽裹在浴巾之中。本想把吹风机递给她的梁健,忽然忍不住道:“我帮你吹吧。”熊叶丽笑得很柔和,默许了。梁健就站着熊叶丽的身边,给她吹吹头发,当他手指触及她的发端时,两个人的身体不由都战栗了一下。梁健继续给熊叶丽吹头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两条手臂抱住了。他一愣,低头瞧见熊叶丽如玉的后颈、后背。

????他手中的吹风机停了下来,内心的火焰在燃烧了起来。

????然而,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巧。就在这时,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熊叶丽也一怔,她松开了梁健说:“不好意思,我自己来吹头发,你去接电话吧。”因为一个电话,把氛围都破坏了。梁健只好去接电话。电话是牛达打来的。

????一般情况下,没有着急的事情,牛达不会这么晚打电话给自己。于是,梁健几乎想都没想,就接了起来:“牛达,出什么事了吗?”

????牛达:“我接到了宁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徐敏丽的电话,她说有个急事想要向梁省长汇报,不知道梁省长有没有空?”梁健很有些奇怪,徐敏丽这么晚了有事情向自己汇报?他就问:“她的事情很急吗?”牛达道:“我听她的声音,是很着急的样子!”梁健就道:“那让她打电话给我。”牛达说:“她说最好是当面汇报。”梁健想了想,徐敏丽恐怕真的遇上急事了,否则也不会这么晚了,还坚持要见自己。梁健就说:“那好,你和小傅这就来接我。让她到省政府办公室。”梁健把自己所在的小区位置告诉你了牛达。

????梁健回到熊叶丽的卧室,只见熊叶丽已经穿戴好了,一手扶着墙正在缓缓走出来:“吃了拉面,你就回去工作吧。”熊叶丽看着梁健时,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她也已经冷静了下来。有急事在身,梁健与熊叶丽面对面,吃完了拉面,站起来告辞。熊叶丽送梁健到了门口,她忽然说:“走之前,拥抱一下如何?敢不敢?”

????梁健看着她,一下子将她搂在了自己怀里。她那一对丰满鸽子一般的存在,被他紧紧地拥抱在了怀里,给人一种无比贴心的舒服。然后他放开了她,“你今天没有成功吃掉我。”熊叶丽嫣然一笑道:“你等着,会有这一天!”

????到了外面,因为夜凉的缘故,梁健将风衣裹紧了。独自走到了小区外面,站了到一分钟,专车就来了。牛达从驾驶座下来,给梁健开门,小傅的车子开得很快。梁健提醒道:“不着急,慢慢开。”小傅才放慢了车速。

????在经过延庆路和天幕路的交叉口时,梁健瞥见那边有警车,也有一群人围着,应该是出交通事故了。这个交通事故与日常不同,围的人很多,似乎还有哭声,恐怕已经出人命了。

????但是,现场已经有交警,梁健也有约,就没有让小傅停车。回到了省政府大楼,有些部门还在加班,过道中灯火都亮着。梁健不由想起之前在熊叶丽家里的暧昧氛围,又看看大楼中的环境,有种强烈的反差。他心里,其实更愿意多在大楼里呆着,这样可以减少受诱惑的机会。

????在办公室里,牛达刚沏好了两杯茶,女局长徐敏丽就进来了,她今天身穿制服,显得特别干练、漂亮,然而眸子中却有不少忧虑。梁健为了让她能够缓一缓,就说:“徐局长,先喝一口茶吧。”徐敏丽看了一眼热茶,说:“梁省长,我还是先汇报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