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4知道我是谁吗-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2204知道我是谁吗

笔龙胆2018-3-6 17:5:37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瞧见徐敏丽很是紧张的样子,就问:“那你先说吧。”徐敏丽就说:“梁省长,今天我们市区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梁健微微有些皱起了眉头,一个交通事故也值得单独向我汇报吗?而且还这么晚了。这是否有些小题大做?梁健心里这么想,但是他并没有这么说,继续听这位新任女局长说下去。徐敏丽说:“肇事者开着一辆豪车布加迪,受害者是一个小学生以及他的爷爷,被当场撞倒。”

    听到受害者中有孩子,梁健的心就纠了起来,他问:“小孩和老人目前状况如何?”徐敏丽胸口一起一伏,显然也是因为案情触动了她,但她脸上还是很镇定:“老人当场死亡,小孩正在重症监护室内。”

    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江中再次出了人命。这又是给互联网大会添堵的事情!梁健当即就道:“那你们抓紧去妥善处理好!”

    徐敏丽却轻摇了下头说:“难处理了,梁省长,否则我也不会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满满的忧郁从徐敏丽漂亮的大眼睛显露了出去。这说明,肯定就有其他的问题了。梁健再次问道:“肇事者逃逸了?”徐敏丽定定地看着梁健:“梁省长,如果真是逃逸了,那也就好办了。”

    “这是什么话!”梁健有些听不下去了,“这是你一个公安局长该说的话吗?好好说,把整个事情都说给我听一遍。”徐敏丽听到梁健语气有变,就忙说:“梁省长,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对梁健说了一遍:布加迪跑车撞伤老人和小学生的地方,不是普通的场所,而是在人行横道上!撞倒之后,布加迪轿车想要逃逸,却被执勤的交警给阻拦了下来。交警让布加迪的驾驶员下车,驾驶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和一个小美女,拒绝下车,还威胁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一个小小的交警,惹得起吗?”当时周围就已经围满了路人,大家都指责开布加迪轿车的小年轻。执勤的交警严厉地要求他下来,小年轻拒绝下车。最后被两个交警拉下车来,浑身酒气,在拉扯当中,还打了一名交警的耳光。小年轻还当场叫嚣,他老爸是部队的,不是你们惹得起的!

    现场有不少人拍了视频。最后,交警将这个小年轻和小美女一同带回大队。小年轻就打了一个电话。但是一直没有人接听,但是期间,小年轻一直要求交警向他道歉。听到这里,梁健就怒道:“这小子是嗑药了吧?”徐敏丽却摇头道:“他是醉酒,但没有嗑药。后来,有人回电话过来了。小年轻跟对方通话,然后又挂了电话。不久之后,郑肖厅长就打电话给我了,让我放人,要求妥善处理好老人和小孩的事情,并控制网上舆论。”

    梁健打开了微信,刷了下去,并没有发现任何与事故相关的转发、链接。梁健就问徐敏丽:“你们已经控制舆论了?”徐敏丽点了点头。梁健又问:“那个小年轻真的是部队高层的子女?”徐敏丽点头道:“是,我问了郑厅长,这个小年轻叫廖聪,他的老爸叫廖凯。”听到廖凯的名字,梁健很有些吃惊。廖凯在华京的圈子里,还是很有名的,他在部队里曾经执掌人事大权。这样的人物,就算是省书记见了,也要很客气。怪不得省委常委、公安厅长郑肖要扛不住。

    尽管如此,梁健还是很气愤:“为什么总有高管,会出这样的不肖子!”徐敏丽说:“权力的优越感,并非总是产生好的结果。特别是高层,让子女过早尝到权力的滋味,放任不管,结果很有可能会害了他们的子女!”梁健没有想到,徐敏丽会说出这样有道理的话来。但是,此刻并非讨论这些道理的时候,梁健关心的是:“你们放人了没有?”

    徐敏丽说:“还没有。说实话,我也想放人。但是,我们基层交警大队和当地民警不肯。特别是被打了脸的交警,他说如果要放人,就先把他开除了。其他警员也都说,如果这样把人放了,宁州警察的公信力就没有了。”梁健点了点头,对徐敏丽道:“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徐敏丽用手抚了一下自己的秀发,徐敏丽是短发,但她这么一抚,带着纠结,却是尽显一个女人特有的魅力:“我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想找人商量一下,但是想来想去还是想到了梁省长您。”

    “这个事情,我还真希望你没有想到我,没有告诉我。”梁健也很是烦恼地道,“这样我就可以不管。”徐敏丽瞧了梁健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她端起边上的茶杯,狠狠喝了一口,然后站起了身来,对梁健道:“梁省长,很对不起。这事本来不是你管的,我来打扰你是不对的。就当我什么也没有说,你什么也不知道。我这就回去了。”

    徐敏丽带着惆怅走向门口。“你等等!”梁健忽然喊停了徐敏丽,“你这么晚把我叫到办公室里,这样就想走了?”梁健走到了徐敏丽的身前,盯着身穿制服、别有一分感性的徐敏丽。两人的距离只有一公分。徐敏丽身材高挑,与梁健站在一起,比梁健只略微矮了一点点。徐敏丽的心跳都加速了,她不知道梁健想要做什么,弱弱地问了一句:“梁省长,那你想……”

    梁健一笑道:“我当然想……帮你!你把这些都跟我说了,我如果视而不见,还当这个省领导干什么!”徐敏丽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来,然后急着问:“梁省长,你打算怎么帮我?”梁健就道:“你先坐下来再喝一口茶,让我先向沈书记汇报一下。”徐敏丽忽然变得像是很听话一般,真的坐了下来,喝起了茶来。她身穿高级警官的制服,坐在那里也别有一分气质。

    梁健将目光从徐敏丽身上移开,拿起了电话,打给了省书记沈伟光。沈伟光正要休息,听了梁健的电话之后,睡意全无,也很是恼怒:“郑肖怎么没有跟我汇报!”梁健一听沈伟光没有掌握这个情况,心头就更是一松。他最担心的,还是沈伟光也同意放人,如果那样的话就更难处理了。幸好,现在沈伟光还不知道。

    梁健就说:“我也是刚刚听说。沈书记,这个事情,本来不应该我管的……”沈伟光却打断了梁健:“现在是特殊事情,互联网大会之前,你是筹备组常务副组长,所有可能影响互联网大会正常召开的事情,你都可以管。我现在就授权你,去处理这个事情。”

    梁健故作为难的样子道:“可是,沈书记,廖凯是部队的高层,能量很大。如果我们动了他的儿子,会不会对江中有影响?我认为这是我们事先要考虑清楚的事情!”沈伟光这次却意外的决绝:“我也不想得罪廖凯。但是,他先把他的不肖子放出来,得罪我们江中的老百姓,那叫我怎么办!你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去全权处理吧。”这倒是有些出乎梁健的意料之外,沈伟光会如此爽快的支持自己,也许沈伟光想在江中树立起公正、为民的形象?

    不管如何,沈伟光不会妨碍自己去处理这个棘手的事情,这就会少去不少的压力。梁健放下了电话,转向了徐敏丽:“如果不放廖聪,你会得罪你们郑厅长吧?”徐敏丽点了点头:“是的,肯定会得罪。”梁健:“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放了廖聪,与郑厅长保持一致;两外一个,是拘留廖聪,得罪郑厅长。你可以选一个。”徐敏丽几乎没有想就说:“我选择拘留廖聪。”梁健有些奇怪:“为什么?是因为正义感?”徐敏丽道:“正义感每个人心里都有。但是,我做出这样的决定,并非完全因为正义感。试想,如果我放了廖聪,万一以后出了事,所有的责任,都是我来承担。这样的责任足以毁灭我的前途。但是,如果我按照法律程序,拘留了廖聪,就算得罪了郑厅长,我最多被安排到一个不重要的岗位上。”

    梁健听了之后,点了点头道:“正义感不能当饭吃,完全靠正义感有时候还可能坏事。但是,你现在分析的利弊很有道理,这说明你考虑得很成熟。那就这么去办吧?”这时候,徐敏丽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徐敏丽朝梁健看了一眼道:“是郑厅长。”

    梁健示意她接起来。徐敏丽接了,并使用了免提,这样梁健就能听到所有的谈话。省委常委、公安厅长郑肖的声音传了过来:“徐局长,你们怎么还不把廖聪放了?你们动作这么迟缓,让部队领导很担忧。我现在就到你们局里来,我要亲眼看到你们放了廖聪。就这样!”“郑厅长……”没等徐敏丽说什么,郑肖就已经将电话挂断了,以此来表示他的不满。

    徐敏丽转向了梁健,脸上又有些忧虑,毕竟郑肖是她的直接领导。

    梁健拿起了自己的外套,淡然地说:“我陪你一起去走一趟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