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19态度比拚-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2219态度比拚

笔龙胆2018-3-6 17:6:3Ctrl+D 收藏本站

????有的人会很诧异,安涂生是计划单列市涌涛市的副市长,实职正厅,为什么会愿意到省政府办公厅担任一个副秘书长?

????官场有两种人,一种人是奔着前途去的,一种人则是奔着钱途去的。后者,也许难以理解前者,正厅副市长干嘛去省政府办公厅?但要是奔着前途去的人,根本就不用理解,他们直接就会选择去省政府办公厅。

????为什么?因为省政府办公厅的锻炼,是一个副市长岗位不能比的。一个全省层面的锻炼,可以骤然拉升一个干部的宏观视野和战略思维。目前,江中地市、部门一把手大都有省政府办公厅的工作经历,这个比例甚至比在省委办公厅干过的比例还要高。为此,想要前途的人,毫不犹豫地就会想去。

????况且,北川如果把安涂生弄进了省政府办公厅,在职务上自然也不会让安涂生吃亏。省政府的副秘书长本就有正厅的职位,所以在这方面安涂生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这天晚上,接待晚宴之后,北川分别与涌涛市的市委书记周宏超、涌涛市长庆贺聊了半小时,并承诺将利用在华京的资源,为涌涛市引进大项目,聊得周宏超、庆贺都心花怒放。涌涛市的一二把手,当场就表态,一定全力支持北川副书记的工作,并且强烈要求北川能够联系涌涛市。

????北川在晚上接见的第三个人,就是副市长安涂生。安涂生给北川带去了一套精美的茶具。北川对安涂生说:“安市长,你不用跟我来这一套吧?”安涂生说:“北书记,这套茶具不一样,有养生功能,正宗紫砂的,北书记担任副书记,日理万机,喝茶肯定会多。但是,这套茶具可以过滤茶中有害元素,对身体很有好处。这是老同学送你的,不是下属送你的。”北川和安涂生本来就是大学同学,当场拒绝的话,情面上抹不开,就说:“那我就只收下这一样,以后你不要给我送东西。”

????安涂生在涌涛市钻营了这么久,当然知道北川这句话中的意思,当即答道:“北川书记,等我到了省政府办公厅,我不会再送东西了,我会给您送信息。”

????安涂生自然知道,北川帮助他攻克省政府副秘书长这个位置,绝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关系好,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目前北川在省政府这边信得过的人,一个也没有。假如他安涂生过去了,就等于在省政府这边植入了一个木马,北川在省政府这边就有了信息渠道。

????北川对安涂生的表态还是基本满意的,他说:“我会全力以赴去帮你争取。但是,目前你现在手头的各项工作可不能松懈。你现在分管的几条线,有的还是梁省长分管的吧?”安涂生点了点头说:“是的,环保、国土这块都是梁省长分管的。”北川道:“我听说,城市地下管网建设这一块,也是梁省长在抓?”安涂生有些不满地道:“没错。北川书记,你别嫌我说话直接。有时候啊,我觉得梁省长的手伸得还真有些长。城市地下管网建设这块工作,根本不是梁省长分管的,但是他却一定要插手进去,还让省政府出了意见,要求还特别的高。”

????北川知道,这块工作其实是其他副省长分工范围内的,但因为梁健强烈要求之后,省委省政专门出台了意见,并成立了工作推进组,由梁健担任了组长。由此可见,梁健是想要把城市地下管网建设作为自己的一项政绩来抓。北川就对安涂生道:“既然,这是梁省长主抓的工作,你不要懈怠,一定要抓好。这项工作,你们涌涛完成情况如何?”安涂生道:“我们涌涛在海边,市内有三江汇合,直奔东海,城市内涝根本不会发生。”

????北川从安涂生的话里,明显就感觉出了,安涂生对城市地下管网建设不够重视,他就再次提醒道:“问题是,你们有没有按照省意见的要求,推动地下管网建设?”安涂生低下头道:“目前还没有。不过,北书记,我向你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重复建设没有意思。况且,我们涌涛目前在全力推进港口新区建设,资金全部投到那边去了,是想要在两年内见形象的,如果要市政府拿出几十个亿搞地下管网建设,书记、市长会首先跳出来不同意的。”

????说服不了安徒生,北川想这事归根结底还是他们涌涛市委市政府的事情,他也不再多说:“反正,你们自己去权衡,不要弄出事来。”安涂生满口答应,并道:“北书记,我听说省政府副秘书长这个职位,在一个月内将会到位,请北书记一定帮我上心一下。”北川说:“这个你放心,我已经说过我会全力以赴。”

????关于岗位调整的事情,向来都是很敏感的。在镜州市的朱怀遇也听说了这方面的传闻,这个省政府副秘书长的职位,恐怕已经被某些人盯上了。

????那天上午,朱怀遇打了电话给梁健,说要到省发改委这边来协调一些度假区的某些政策,顺便想要来拜访一下梁省长。梁健欣然答应了。下午,梁健才见到朱怀遇。老朱还真跟他汇报了度假区相关政策协调的情况,还汇报了度假区地下管网建设的情况。但是,老朱始终没有说起对省政府副秘书长这个岗位的想法。

????梁健本来是想等朱怀遇说说自己的心声,但他却始终没有说。梁健知道,朱怀遇并非不想说,不想问,只是担心问了、说了,反而会让梁健为难。朱怀遇似乎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冒冒失失的朱怀遇了,沉稳了许多。但是,梁健也有些担心,一个不再冒冒失失,一个不再在你面前表露真性情的朱怀遇,还是不是那个朱怀遇?

????为消除朱怀遇的顾虑,他说:“老朱,关于省政府副秘书长这个位置,你在镜州有没有听到什么?”朱怀遇眼珠动了下,说道:“梁省长,我是听到了一些传闻。说目前正在争取的人,是涌涛市的某副市长,我感觉自己好像完全没有优势了。”朱怀遇说得坦诚,梁健就放心了。如果朱怀遇在他面前说,自己没关系,并不一定想要这个职位,那就有些假了。梁健就说:“老朱,不管对方是副市长也好,还是其他也好。你都不需要多想。目前,抓紧一切时间去推进地下管网建设,善始善终,你完成的越早,来省里的日子也就越近。”

????从省政府大楼出来,朱怀遇脸上露出了笑意,心中的疑惑也就全部消除了。回到镜州之后,他什么都不想,全力以赴地去抓城市地下管网建设去了。

????省委那边,北川在各市调研,梁健觉得自己也有必要下去一下。他向戚明做了汇报,要带着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和新产业调研两个任务,去一趟宁州、定海和涌涛。戚明听后,不是很同意:“北川副书记刚刚去了涌涛,你也过去,是不是有些太勤了。”梁健坚持道:“我不会打扰他们主要领导,只要他们分管领导出来,汇报一下对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以及明年产业谋划布局就行了。汇报时间不超过一小时。”梁健必须要去涌涛,这一点他不能退让。

????戚明虽然心里不快,但是总不能阻止梁健下去吧,毕竟政府工作报告这块工作,还得靠梁健去完善呢。所以,戚明也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但还是提醒道:“临近年末了,地市的工作也比较忙,能从简的地方尽量从简。”

????梁健说:“明白,戚省长,我们按照你的要求,不接受接待,也不住宿。”戚明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梁省长,这就不对了。我可没有说不让你们接受接待、也没让你们不住宿。按照标准,该接受的接待,还是要接受;该住宿还是要住。否则地市还会以为我们省政府对他们有意见呢。”梁健心里暗笑,但脸上认真地道:“我明白了。”

????等梁健出去之后,戚明将梁健给他的调研方案,狠狠地扔在一边,心里很有些恼怒。他发现,自己在与梁健的沟通之中,越来越有一种无力感。梁健似乎绵里藏针,总能占据主动。这到底是哪个环节有问题了?

????第三天,梁健的调研队伍出发了。梁健很想带金灿一起下去,但是金灿目前是秘书长,再带下去就不方便了。出发前,金灿来他这里汇报说:“梁省长,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梁健笑道:“金秘书长,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你现在位置不同呢,不能去了。你去了,让戚省长情可以堪?”

????金灿说:“可问题是,你现在没有副秘书长,联系沟通起来不方便呀。”梁健心里很想说“那你跟我去吧。”但是,这是不允许的,他只好说:“这段时间只好先艰苦一下了。”

????下午,梁健一行出发了。喜欢我,也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