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45入住单人间-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2245入住单人间

笔龙胆2018-3-6 17:6:50Ctrl+D 收藏本站

????也只能如此了,来不及再等胡小蓝换衣服了:“我们赶紧走吧。”梁健和胡小蓝拖着行李箱来到了电梯路口,瞧见隔壁的电梯正一层一层地上来。梁健猜测,那架电梯中正是银怀市委书记赵刘光和女市长李惠等人。梁健毫不迟疑,等自己的电梯打开,就进去摁下了“1”,电梯到了一楼大厅,梁健就催促服务员赶紧结账,这搞得服务员很是不解:“先生、女士,这么快就离开?是我们的服务不到位吗?”梁健摇了摇头道:“服务还可以,但是床太硬。”胡小蓝就朝梁健瞥了一眼,没想到梁健也会恶作剧。男服务员有些咂舌,不知该说什么。但是,此刻,梁健已与胡小蓝一同奔出了酒店。

????启动了胡小蓝的大奔,飞速向外驰去。胡小蓝问梁健:“为什么突然要走?”梁健道:“银怀市的书记和市长得到了我在这里的消息,已经去我们房间找我们了。”胡小蓝很惊讶地看了一眼梁健:“他们的消息还真够灵的。”梁健想了想道:“也许是有人把情况透露给他们的。”胡小蓝道:“我觉得吧,就算他们来了也无所谓呀。他们还能把你吃了?你才是他们的领导,躲他们干吗?”

????梁健却说:“让他们见到了我,就等于是被他们缠住了,他们就会全程陪同我们,我的所谓‘微服私访’也就结束了。”胡小蓝道:“官当大了,还真不容易,想要独自出来旅个行都不可得。”梁健说道:“这就跟当明星一样。当明星,你的粉丝是普罗大众;当官,你的粉丝是下级的各级官员,当明星和当官都等于是放弃了自由,想要独自悠闲地吃个饭、旅个行都会被盯上。”

????胡小蓝说:“当官真可怕。我还是喜欢经营企业。”梁健说道:“每个人的选择不同。”胡小蓝说:“如果现在给你一个跟我的企业一样的大企业,你愿意离开政界吗?”梁健说:“这种假设不存在啊。”胡小蓝却瞧着梁健说:“怎么会不存在?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把我的企业给你。”

????梁健朝胡小蓝看去,只见她的目光清澈、恬淡,不像是开玩笑。梁健就笑着说:“蓝,很感谢你的一片好意。但是,我恐怕会一辈子呆在体制内了,只要这个体制不驱逐我。”胡小蓝眼眸之中微微有些失落,诧异地问:“为什么?这个体制,又不是一个好地方,里面关系这么复杂,利益如此纠葛,难道你不觉得累吗、不觉得危险吗?我觉得,像你这样正直的官员,很容易引起众人的忌恨。”

????梁健笑笑道:“正如你所说,体制不是一个好地方。体制内的关系很复杂,那是因为里面什么样的人都有;体内利益纠葛,是因为权力太大,大家都想到里面捞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果我走了,很快就有一个人来取代我,我不知道那个人是否比我更好;如果我不走,我还可以为百姓做点事情、呐喊一声,甚至可以阻止某个灾难的发生,但如果我不再里面,就连这点权力都没有了。现在我们的体制,制度化还没有完善、部门权力还太大,所以我想一直坚持下去。我相信,某一天我们也能靠制度来办事,权力更多地能为公众所用,我相信这一天我们都能够看到。”

????胡小蓝听了梁健的这番话,眼神之中多了一份闪光的东西。她一直在做企业,尽管从一开她就有自己的追求,拥有先进的企业文化,但是企业最大的目的还是赚钱。但是,在梁健眼中,似乎钱并不是他在乎的事情,他更在乎的是,如何利用手中的资源为公众做更多、更好的事情。就算是世界最大企业的CEO,也不可能这么做。这应该就是从政和从商最大的不同。胡小蓝晶莹的眼眸盯着梁健:“我现在有点佩服你了。”梁健却说:“你还是赶紧把睡衣换了吧?”

????此刻,银怀市委书记赵刘光和女市长李惠已经在梁健所住的房间门口,摁了好一阵子的门铃。但是,并没有人出来开门。他们就奇怪了,把酒店经理给叫了来,问他到底有没有弄错,梁省长是住在里面吗。酒店经理只好让楼下客房部再查一次,得到的结果却是:就在五分之前,梁健已经退房走了。赵刘光问他,退房的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酒店经理说,还有一位叫做胡小蓝的女士。

????市委书记赵刘光道:“都怪我们信息太滞后,没有见到梁省长。我现在就给梁省长打电话道歉。”市长李惠却阻止道:“赵书记,我建议是不要打这个电话了。”赵刘光问道:“为什么?”李惠道:“赵书记你想,为何梁省长忽然在半夜里退房走了?还不是因为不想见到我们吗?他为什么不想见到我们?会不会是因为同行的还有一位胡小蓝女士呢?”赵刘光一听,点头道:“还是李市长你细心。”李惠又说:“赵书记,你想过没有,省住建厅长江涛为什么要把梁省长在银怀的消息透露给我们?真的为我们好吗?还是想让我们撞见什么?”

????赵刘光的背脊一寒,如果他赵刘光和李惠真撞见了梁省长与美女在一起,那岂不是特尴尬,等于是把梁省长给得罪了。赵刘光恼怒地道:“我们差点被人当枪使!”李惠说:“对啊,看来我们以后行事得更小心谨慎一点。”赵刘光说:“那我们就回去吧,就当今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李惠也点头道:“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另外,等过段时间,我们一起去梁省长那里一趟吧。梁省长跟毕部长的关系这么好,梁省长前途无量啊,我们得跟梁省长关系更加密切一点。”赵刘光说:“你说得没错,我们跟梁省长必须走近一点。还有,毕部长和梁省长都很看好何洁玉,她的成长,我们马上要考虑。”

????车厢之中,胡小蓝将外衣蜕去,又将白色睡衣也都脱了,霎那间就春光洋溢了起来。梁健不在意地瞥了一眼过去,光洁如玉的肌肤、精美内衣的诱惑,让梁健有些难以自持。开车的注意力严重受到影响,他就抗议道:“你就这样换衣服啊?会让我分心的。”胡小蓝朝他看了一眼,说:“那你闭上眼睛吧。”梁健闭了一下眼睛,发现不对,自己是在高速上开车啊,把眼睛闭上岂不是玩命呀!梁健说:“那也不行啊,闭上眼睛怎么开车!”胡小蓝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那你就直视前方。”梁健就只看前面,但是发觉自己还是会禁不住地目光往一边看。

????他说:“我还是注意力不集中。”胡小蓝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又没有禁止你看,你想看就看嘛!”梁健被胡小蓝的这句话挑动得心猿意马,心想,人家叫你看,你不看的话,也太没魄力了吧?梁健就说:“那我就看了。”说着,梁健就朝胡小蓝转过身去。发现胡小蓝正笑看着自己,而她的衣服都已经穿戴整齐了。胡小蓝的笑里,带着一丝狡黠、一丝玩味。梁健顿生一种被她戏弄的伤感。

????梁健再次发现,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真想要在优秀、绝色美女面前,保持淡定如初、坐怀不乱真的是非常困难的。也许,对美女的渴望就是男人的天性。只不过,因为社会稳定的需要,每个男人都必须履行自己的责任。压制对美女的想象是非人性的,但是放任自己的欲望却又是不负责任的。梁健只能做到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的位置。

????胡小蓝似乎发现梁健陷入了沉思,就打断了他:“下一站我们去哪里住宿?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开一个通宵吧?”梁健觉得这倒也是,如果开一个通宵,人会受不了,得不好的休息,明天也没有精力开展暗访工作。梁健就说:“中西部,主要有银怀市、永州市、凉州市、衢城市、镇山市。银怀市、永州市、衢城市都不用去了,都了解,这两天我们主要去看凉州、镇山两市,今天我往镇山开,再那里找一家酒店。但到时候,只能用你的身份证订一间房了,我的身份证不能再用了,我怕又会被当地的官员发现。”

????胡小蓝看了梁健一眼,心想,这不等于是说,两个人要住一个房间了嘛?不过她也就这么一想,并没有说什么。

????为商量事情,市委书记赵刘光和市长李慧回去的时候,是坐赵刘光的车的。先送李慧。车子还没到小区,省住建厅长江涛的电话就打来了。江涛一开口就问:“有没见到梁省长啊?”赵刘光此刻已经长了一个心眼,说道:“江厅长,你的消息有些滞后啊,我们去了你说的酒店,但根本没有见到梁省长,也不知道是同名同姓,还是梁省长已经走了。”江涛又问了其他情况,赵刘光都推说不大清楚:“半夜三更出来扑了个空,累了,江厅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江涛把情况报告了戚明。戚明说:“梁健的反侦察意识是挺强的。我总觉得他此趟在中西部私下活动,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你明天继续盯着!”江涛只好答应。

????梁健和胡小蓝又入住了一家酒店。胡小蓝为了避免其他人怀疑,先去办理了入住手续,先一个人进了房间,然后告诉梁健房号,梁健才上去。这是一个单人间,里面只有一张大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