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68花落谁家-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2268花落谁家

笔龙胆2018-3-6 17:7:30Ctrl+D 收藏本站

????江中的一切在外人看来都是四平八稳的。老百姓们都在为自己生活过得好一点、为新年能多挣几个钱而忙忙碌碌,素不知有人还在为公众的事操心,为某些公众的利益在角力。所以,注定平民百姓,是无法理解什么是那些为官者的生活,也是无法理解那些衣食无忧并怀有理想的人的生活。这天已经是周日的傍晚。

????这个周末,梁健没有回华京,因为周一的事情太重要了,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定数,所以梁健哪里都不想去。他呆在办公室里,自然牛达也就陪同在秘书办公室内。星期天,就算是惯常加班的人,这天下午也都会空出来休息的。自然也没有什么人来吵梁健。他又泡了一杯绿茶,外面是阴雨连绵,内部是空调和茶,心绪是烦的,但是身体却是舒服的。

????但回过头来一想,又何必要让心绪这么烦燥呢?于是,梁健就打开了那本许久没有看过的《资治通鉴》,随便翻到了一页,就看了起来。

????其实此时,在省委那边,省副书记北川也在办公室里。就在刚刚,他结束了与牛天的通话。牛天又打了电话给他,询问能否帮助解决“易支付”入驻各大医院的事情。北川原本以为,这不是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所以当时就答应了牛天,尽管也给自己留了余地。但是,他没有想到经过自己的努力,竟然毫无收获,被卫生部给一口回绝了。

????为此,北川不得不动用了老爸北国的资源。北国在电话中就说了,这个事情有些难办了。为什么?因为卫生部分管这一块工作的领导,也是重要人物的子嗣,曾经北国跟这个领导的父亲交恶。有句话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北国在华京中枢能有那么大的影响,不得罪几个人是不可能的。而其中一个的儿子,现在就不肯卖北国和北川的面子。

????北国也试图通过其他关系去疏通,但是由于儿子北川事先已经去沟通过了,人家也已经记在了心里,为此对其他关系也保持了警惕,不予理睬。北川暂时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在牛天打来电话之时,北川只好说:“牛董,很不好意思。这个事情暂时恐怕有些难度。但是,接下去如果卫生部那个分管副部长一调动,肯定能办妥。牛董稍安勿躁,尽量耐着性子再等一等吧。”

????别看牛天身价千亿,但他还是一个急性子,说干就干、雷厉风行。他本来对北川是寄予厚望的,毕竟北川是华京名门,背景很粗、后台很硬,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给自己这样一个答复。牛天挂了手机之后,往桌上一拍:“如果要我等的话,我又何必找你!”

????此刻,牛天身边的一位高管,凑上来建议道:“牛董,我这两天听到一个说法……”牛天坐在他的老板椅中,脚下一动,椅子就转向了那个高管:“有话直接说。”高管得到允许之后,立刻道:“我听说,常务副省长梁健跟卫生部的关系很好。”牛天愣一下,忙问:“你听谁说的?这个消息可不可靠?”高管说:“我不止听一人这么说了,应该不像完全是假的。”牛天眉头皱了皱:“这个事情……唉……这个事真有些麻烦了!”高管问:“牛董,你说麻烦了,是什么意思?”牛天道:“我多次怠慢了梁省长。”高管又说:“不过,牛董,我听说梁省长这个人,非常大度,不计前嫌。”

????牛董脸上露出了一丝欣然:“你这话有根据?”高管说:“有根据。而且上次梁省长来集团调研,你没有亲自接待,当时曲魏书记就不高兴了,梁省长却为我们集团说话,说办企业不容易。”牛董用手在椅子把手上拍了拍:“看来,我这次是真的看错人了。省委省政府里面,真正的人物,恐怕不是北川,而是梁健。”高管说:“这个,我们早就看出来了。”

????随后,高管察觉牛天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份杀意,他立刻收敛了起来,不作声了。只听牛天说:“你去找一下梁省长的电话,我要给他打电话。”高管说:“不用找,我手机中就有。”牛天又朝那个高管看了一眼,留下了电话之后,就说:“你可以出去了。”等高管一走之后,牛天立刻拨通了梁健的电话。

????时间已经下午的五点多了,梁健从椅子中站了起来,将《资治通鉴》放回了书架上,准备离开办公室。牛达忽然敲门进来,拿着一个手机,报告说:“梁省长,天方夜谭集团的老总牛天打电话过来,希望能跟您通话,不知您有空吗?”

????梁健并不是特别奇怪,但是牛达今天就打电话过来,倒是让梁健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会是几天之后。“手机给我吧。”梁健接过了手机,对电话那头道:“牛董,你好。”

????“梁省长,你好啊。”牛天的语气难得的高亢。特别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梁健以前总是觉得牛天有些不阴不阳,不是很爱搭理。今天的态度,却是有了很大的改变。梁健就说:“牛董还是第一次打电话过来吧?难得啊。”牛天似乎也很快听出了梁健话中的意思,马上道:“梁省长,真的是很不好意思。上次梁省长专程到我们集团来调研,这是对我们集团的巨大鼓励和支持,只可惜我当时杂事缠身,没有亲自听到梁省长的指导。我能否邀请,梁省长再次来我们集团考察?我一定全程陪同。”

????梁健却笑道:“牛董,最近恐怕是不行了,请你不要见外。我如果隔三差五就往你集团跑,不太符合常理啊,也恐怕会引起其他集团的想法。”牛天一想也对啊,一个常务副省长怎么可能一个星期两次跑到一个企业调研?这的确是不合常理。牛天就又道:“那么,梁省长,我想跟您约个时间,我专程来你这里拜访。”

????从牛天态度的三百六十度转弯来看,天方夜谭集团的问题应该还没有解决。只要你能给企业提供帮助,企业就会尊重你。看来这话不错。梁健就说:“这个可以,这样,你跟我秘书联系一个时间就行了。我现在把电话给他。他也姓牛。”梁健说着就把电话给了牛达。

????该摆的架子还是要摆。当初,梁健在多个场合都与牛天有接触的机会,但是牛天态度很冷。如今牛天因为事情主动贴上来,梁健自然也不能表现得太过热乎。每个人都有人性的弱点,热情并非在每个场合都是好用的。有时候,适度的冷淡,反而能够更让人尊重你,觉得你有价值。

????牛达用手捂住了话筒,问梁健:“梁省长?排在一个星期之后怎么样?”一个星期之后,这个期限非常好,梁健就颇为认可地朝牛达点了点头。牛达就走出去,与牛天约定时间去了。

????梁健一直到了晚上都没有接到小五的确切消息。用人不疑,梁健相信小五肯定是竭尽所能在查鸥海集团的问题,只不过他目前可能还没有收集完整,所以才没有给梁健打电话。小五有自己的办事节奏,为此梁健这天晚上仍旧没有去催。

????到了第二天,还是没有小五的消息。梁健就有些不安了起来,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舒舒服服地在招待所小食堂用餐,而是提早来到了省政府,在机关食堂草草吃了点早饭。

????早饭之后,在牛达的陪同下,走回省政府。这时候,忽然有两辆车停了下来。第一辆上下来的是戚明和他秘书,第二辆上下来的是鸥海集团老总荣可颂,娜娜也在。可以看出,戚明这两天与荣可颂打得火热,已经不避讳让人知道他跟鸥海集团的关系。也许,戚明是在向其他人释放信号,告诉其他人也必须支持鸥海集团。

????戚明只朝梁健看了一眼,没有打招呼,就走进省政府里面去了。但是,鸥海集团的老总荣可颂,却朝梁健这边走近了几步,笑着道:“梁省长,听说今天你们一早就是政府常务会议吧!会议之后,我们鸥海集团可就要积极争取这个项目了,您跟娜娜也是好朋友,请务必支持我们啊!”

????梁健朝娜娜看了一眼,与他前两次见到的娜娜相比,娜娜的脸上少了血色、少了神采,很明显她这些天因为心里的事一直没有休息好。

????梁健对荣可颂并没有表露任何的气愤,而是笑着道:“荣董,对能和江中合作共赢的企业,我们都欢迎。不过,中西部大动脉高速建设项目,也不是你们一家公司在争取,竞争还是很激烈的,花落谁家真说不准。”

????说完,梁健就朝娜娜看了眼,走入了省政府大厅。

????省政府常务会议马上要召开了。梁健有意看了下手机,小五还是没有电话过来。戚明今天看上去很有些霸气,一开会就道:“现在开始汇报吧,抓紧时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