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71关键材料-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2271关键材料

笔龙胆2018-3-6 17:7:36Ctrl+D 收藏本站

????戚明这段时间,通过与沈伟光情人娜娜的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让沈伟光在决策上不敢反驳自己;又通过以景怡这个女人给北川挖了一坑,让北川听从自己的指挥,为自己服务。这种日子可以说风生水起、爽快不已。这不,北川陪同戚明的交通部之行,也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三天之后,交通部批复同意了江中中西部大动脉高速建设项目。

????那天晚上,在华京,荣可颂专门为戚明设宴庆祝。戚明欣然前往,叫上了北川,还有景怡。荣可颂让娜娜一起陪同,坐在戚明的身边。娜娜的出众容貌和美妙身段,让喝了酒的戚明有些春心萌动。

????戚明原本跟自己的老婆庄彩云感情一直不错,但在看到娜娜之后,特别也是因为最近春风得意,酒也喝得比较高,原本一直压制在内心欲-望,也因为酒精和美女而有些活跃起来。荣可颂提议,戚明和娜娜喝交杯酒。

????戚明都已经站了起来,娜娜却婉拒了,说自己不跟别人喝交杯。这让戚明更有了一份心痒难搔的感觉。荣可颂怒道:“必须喝。”戚明却微笑着道:“荣总,我们可不能这样勉强美女啊!等娜娜跟我熟悉了,自然就高兴跟我喝交杯了。”

????那天北川的边上坐着景怡。自从景怡的丈夫介入之后,北川跟景怡的关系就有了变化,起先是很单纯的感情,之后便成了偷情,现在变成了摆脱不了的累赘。整个酒场上,北川都和景怡没说几句话,直到晚餐结束,北川才找了一个宾馆在景怡身上狠狠发泄了一番。但是,这不是做-爱,这是在宣泄愤怒。

????第二天上午,北国的电话打来了。北川看到是老爷子,就急忙接了起来。北国就严肃地询问儿子:“为什么回了华京,不见你回家!”最近,北国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以前,儿子总是在他这个父亲的羽翼之下长大,跟他这个老子走得很近。可最近,北国却发现,儿子似乎在疏远自己。北国命令儿子,立刻回家一趟,他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搞出什么意外来!

????北川只好抓紧回到了家中,北国一看儿子的样子,竟然消瘦了不少,更让人着急的是,眼中无光、神色黯淡,完全不像是部队里呆过的。北国就道:“老实说,你最近在搞什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北川浑身震了下,好一会儿才说:“最近有点忙。”北川当然不能把自己被一个有夫之妇缠上的事情告诉自己的老爸,否则恐怕要被揍死!

????北国瞪了北川好一会,才叹了口气道:“江中的确是忙了一点,但是你也要坚持下去,省长这个位置也快是你的了。”北川现在对省长不省长的事情,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了,他最希望的就是摆脱景怡的丈夫。但是,嘴上他却说:“老爸,我明白!”

????全国工业会议召开,戚明竟然争取到了在上面发言的机会。他还提出要推进江中中西部的工业大发展,让上面领导感觉,江中中西部崛起的思路似乎是出自他戚明的,戚明还受到了有关领导在讲话中的点题表扬,戚明的感觉就更好了。戚明感觉自己,正在朝权钱双收的道路上高歌猛进。

????戚明要求,抓紧做好公示,在最短的时间完成中西部大动脉高速建设的招投标活动。这是一个庞大的项目,但是来报名参加投标的企业并不多。因为这段时间,戚明在明里、暗里都与鸥海集团的老总荣可颂在一起出现多次,给人的信号就是,鸥海集团将会承接到中西部大动脉高速建设项目。若不是梁健的嘱咐,千寻集团也不会报名,毕竟每参加一次投标,都是一种成本,越是大公司成本越高、越是大项目成本也越高。如果事先知道,这个项目已经是人家的囊中之物,没有公司会愿意花这个冤枉钱。

????小五的消息却还没有来。这是梁健等待最长的一次。小五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梁健站在办公室窗口向外望去。忽然电话响了起来,梁健走回办公桌,看到手机显示的是“小五”。梁健缓缓拿起了电话,他心里还真有一份忐忑,担心打电话来的不是小五。但是,从对方传来的,是非常清晰可辨的声音,无疑是小五:“梁省长,这次让你久等了。”梁健关心地道:“等的时间长一点没有关系,你那边都安全吧?”

????小五听到梁健最先关心的是自己的人身安全,心下感激。这些天,小五几乎一天都没有休息,因为调查难度非常大,才拖了这么长时间,他说:“梁省长,那家公司的反调查防范很严密。不过,现在已经被我们突破了。”梁健道:“情况怎么样?”小五说:“梁省长,我想最好当面说。我回江中,还是你来华京?”

????梁健的确也有一个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华京,就说:“你还是在华京等我吧。我明天就动身。”第二天一早,梁健去了沈伟光的办公室。这些天,因为娜娜的事情,沈伟光的精神状态也很不佳。沈伟光问了些政府方面的情况,对中西部大动脉高速建设项目,他也表示忧虑:“我听说,那个鸥海集团并不是很靠谱,别在我们江中搞出什么乱子来!”梁健很肯定地道:“这样下去,肯定要出乱子。”沈伟光一听就更为忧虑:“这次高速招投标的参加企业中,有没有可以与鸥海集团抗衡的?”梁健摇头道:“沈书记,关于招投标你又不是不清楚,有戚省长在,这个标就逃不出鸥海集团的手掌。”

????沈伟光忽然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梁省长,我也当过十来年的主要领导了,这是我当得最窝囊的一次。”梁健也站了起来道:“沈书记,这个情况就快结束了。”沈伟光猛然抬起了头来,望着梁健:“梁省长,你有办法了?”梁健微微点了下头道:“今天,我就去华京,希望能解决这个问题。”

????沈伟光朝梁健伸出手来,没有说话。梁健也伸出手去,与沈伟光握了握手,也没有说话。

????当天下午,梁健到达了华京高铁站,小五说好了要来接梁健的。但是,时间到了,小五还是没有来。迟到这种情况,在小五身上是很少发生的。这段时间以来,小五身上频频出现类似的意外。但是,梁健让自己不要慌。

????他从出口走到了高铁站街角咖啡馆,没有要咖啡,而是来了一杯红茶,一边给小五发了一条短信,一边慢慢喝着咖啡。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他看到一辆黑色轿车正朝这边飞快开了过来,在咖啡馆门前停车,车窗摇下之后可以看到小五熟悉的脸孔。

????远远就可以看见,小五的额头上、脖子上贴着创口贴。梁健就快步走了出去。坐进了车里,梁健才发现,小五不仅仅是额头和脖子处有伤,他的左手臂的袖子上都是血。“发生什么事了?”梁健关心地问道。小五却语调平常地道:“梁省长,没什么。昨天我拿到鸥海集团的证据之后,后来他们可能发觉了,派人来找到我。刚才跟他们小小来了一架,不过现在都已经解决了。”

????小五说得云淡风轻,就如这是小孩子之间打了一架,但是梁健不用想,就知道背后有多凶险,毕竟能让小五多处受伤的人并不多。梁健很关心小五的伤势,就道:“你现在就去医院!”

????小五说:“梁省长,不着急,受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先把东西给你。”说着,小五就将一个信封袋递给了梁健:“这里面的东西,足够让鸥海集团从中国大陆上消失了。”梁健接过了信封袋,对他说:“我现在就回江中,你马上找一家医院去治伤。别拖延时间,只有你完全恢复如初了,我才会再叫你做事,否则你就闲着吧。”

????小五一听马上道:“我知道了,这就去。”没事做,才是对小五最大的威胁,“可是,你这么快就回江中?不是还有其他事情吗?”梁健说:“拿着这样的东西,到哪里都不安全。”梁健本来是想要去一趟国家卫生部的,洪子文的妻子陶虹在部里当司长。但是,今天看来最保险的情况,还是赶紧回江中去。在自我保护上,梁健很谨慎。

????一个小时之后,梁健又已经在返回江中的车上了。他买了一等座,这样更安全一些。在高铁三百五十公里的时速中,梁健翻看了小五递上的那些材料。

????鸥海集团的问题,简直让梁健咂舌。鸥海集团不仅仅是偷税偷税,还有洗钱等业务,瓯海集团还牵涉多条人命。最近,洗钱业务因为国家反腐败而收缩,所以瓯海集团最近想要通过接一些大项目来渡过难关,为此进军江中。

????可问题是,鸥海集团根本不把工作重心放在业务质量上,所以他们在很多一线城市的大项目都做砸了,如果他们接了中西部大动脉高速项目,最后会做成一个什么样子,几乎可想而知。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梁健将这些材料重新放进了袋子。

????忽然,“嗖”地一声,一只手将梁健的那一袋材料猛地抢了过去。梁健的心脏都收紧了。他立刻转身站起,不顾一切地想要把那袋材料重新抢回来。然而,当他看到对方的时候,他的手却停住了。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