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3勇挑重担-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2303勇挑重担

笔龙胆2018-3-6 17:8:32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打断她说:“姚省长,这事您不必放在心上,我无所谓的。”姚丽华却说:“梁省长,这事您可以无所谓,但是我们不能无所谓啊。毕竟,我们才是东道主,闹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们有责任,所以必须跟您解释清楚。请您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梁健一笑说:“没有问题,您说吧。”

    此刻戚明正要走出会议室,瞥见姚丽华和梁健在说话,戚明就停了一下步子,然后又走了出去了。梁健听姚丽华对自己说:“梁省长,昨天我们就向你们江中这方面确认了,能够参见午餐的领导,得到的回复是,戚省长能够准时到达,而您午饭时恐怕还倒不了。我刚才又去确认了,反馈给我们的是戚省长的秘书童志军。”

    戚省长!童志军!毫无疑问,这肯定就是戚明授意的。梁健对戚明玩的这种小把戏,很是无语。但是,他相信戚明完全做得出来,这正是符合戚明的个性。这次,沈伟光让他梁健来代会,肯定让戚明非常不爽。所以,戚明也故意要让梁健不爽。了解到了这一情况之后,梁健仍是笑着:“我知道情况了,姚省长。对你们徽州的接待我是很满意的,不会有任何的想法,这一点还请姚省长放心。”

    说着,梁健又朝姚丽华温和的一笑,朝外走去了。姚丽华这才松了一口气。尽管她已身居全国都屈指可数的女省长之位,但是她对梁健身后的背景还是非常敬畏的,这次她又发现胡委员和梁健的关系似乎又不同一般,所以,姚丽华就更加不会怠慢了。

    晚餐就比较正式,胡青兰尽管以素食为主,也不喜欢人多的场合,但是作为华京的首长,她还是按照规定来参加了宴席。晚餐严格按照八项规定及其细则的要求安排,酒水的规格和量也严格控制。在晚宴上,胡青兰该敬的酒敬完之后,就不再喝了。按照现在的形势,作为东道主的徽州省一二把手也不敢劝酒。所以,这顿晚饭点到为止,气氛基本没有出来,就温文尔雅地结束了。

    晚饭之后,各自回到了房间。梁健问朱怀遇:“你说,戚省长晚上会不会跟我商量明天的事情?”朱怀遇笑着道:“梁省长,你恐怕想到多了。如果戚省长能够主动来找你商量事情,那他现在就不是戚省长了,而是戚书记了。”梁健不得不承认,朱怀遇是有一定见识的。

    只听朱怀遇又道:“梁省长,我现在出去一下,打听打听其他省(市)的情况。”梁健自己是不方便打听的,朱怀遇就不同,梁健就说:“好,你赶紧去吧。”

    朱怀遇出去了十来分钟之后,就回来了,他说:“梁省长,滨海市委书记张山山,召集了各省(市)领导在他房间里喝茶,商讨明天该如何接任务的事情。”梁健几乎都不用猜测,肯定是戚明不让梁健去。

    朱怀遇对戚明的这种做法颇有微词:“梁省长,您是代表沈书记来参加会议的,但是戚省长却一直向别人抹杀这一点。这样做,有意思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梁健一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维习惯和做事习惯,一旦成型就很难改了。他要这么做,就让他这么做吧。我代表沈书记来这一点,也不是他能抹杀就能抹杀的。另外,有一点,我倒是很奇怪,这些消息,你是从谁哪里打听到的?是从童志军那里吗?不会吧。”

    “当然不会是童志军。”老朱尴尬一笑道:“不过,我自有我自己的渠道。等会,我们还能知道这些大佬们都谈了些什么。”梁健问:“什么时候?”老朱说:“他们商量一结束就能知道。我先来看看,酒柜里有没有酒?”梁健有些奇怪,他怎么说着说着,就去找酒了?不过想到,先前自己跟他说过,晚上要一起喝一杯啤酒,也许老朱就提前准备了。梁健也就不去阻止他,让他去准备。

    这家酒店的房间毕竟是用来招待省领导的,里面红酒、白酒、啤酒都在酒柜里。不一会儿就被朱怀遇给找到了。他满脸乐乎,将两瓶红酒都拿了出来,还拿出了三个高脚杯。梁健有些疑惑,问朱怀遇:“为什么是三个高脚杯啊?还有谁会来?”朱怀遇神秘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老朱也懂得来吊自己胃口了!过了大约三十分钟左右,梁健他们的房门被人敲响了。朱怀遇去开门,以一种听起来温柔到让梁健恶心的声音,对外面的人说:“你来啦?快进来吧。”但是,朱怀遇的这种声音,显然没有让来人恶心。因为,进来的人脸上灿若桃花,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这进来的是一个美女,而且不是别的美女,就是午餐时跟朱怀遇同一张桌子的美女。没有想到,那么短的时间内,朱怀遇就请到了美女来屋子里喝酒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梁省长。”朱怀遇说道。

    美女主动朝梁健伸出手来:“我早就听说梁省长的大名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见到梁省长的真风采了。”梁健笑着:“岂敢,岂敢,美女夸奖了。”他转向了朱怀遇。老朱立刻道:“梁省长,我也向你介绍一下,她是美女,但不是一般的美女,她是滨海市委副秘书长章小奕,跟着张书记、杨市长一起来的。”梁健笑道:“坐吧,坐吧。老朱已经把酒杯都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喝一杯。”

    美女朝朱怀遇瞥了一眼,带着一丝妩媚道:“朱秘书长,你只说请我来坐坐的,没有说要喝酒啊。”老朱道:“梁省长本来就和我约好了,晚上一起喝一杯。但是,我们两个爷们喝,就是喝闷酒了。章秘书长应该不忍心看我们喝无聊的闷酒吧。”章小奕又看了眼梁健,说:“那好吧,今天跟梁省长也是第一次见面,我就陪陪你们两位。但是,我只喝一杯噢。”

    有美女陪同喝酒,是个男人都会兴致高起来,梁健也不例外。他说:“那就感谢章秘书长陪我们喝酒了。”老朱给每个人的酒杯中都倒了半杯酒,然后三个人就一饮而尽了。刚喝完,老朱又倒了半杯,主动敬章小奕。章小奕也没有拒绝。可以看得出来,章小奕的酒量非同一般。章小奕说是喝一杯,然后,喝着喝着,已经喝了三杯了。

    她说:“梁省长和老朱都是很爽气的人,跟你们交往我没有压力。所以酒也能喝得下。我来敬一敬两位,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到了海滨市,只管来找我。”这个章小奕虽然很漂亮,骨子里头却有一股男子汉般的豪气。梁健和朱怀遇都与她碰了杯子,把酒喝了。

    章子奕的性格,梁健倒是颇为欣赏,他就说:“老朱,以后章秘书长到宁州来,我们负责全程接待。”老朱赶紧说:“好,完全没问题。”

    章子奕也颇为感动,她看着梁健说:“梁省长,我以后真的很有可能经常来宁州哦。刚刚,我们市委书记、市长与各省(市)一把手在商量呢,说要共进退、多合作。”共进退?这是什么意思?梁健就追问:“那么,到底是进?还是退呢?”梁健问得含糊,但是他相信凭借章子奕的聪明,肯定能够听得懂。

    果然章子奕俨然一笑道:“现在当然是共退。刚才商量的结果是,既要快速发展又要蓝天白云是做不到的,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章子奕说的含糊,但是梁健却也已经听得非常明白了。梁健又举起了酒杯道:“章秘书长,非常感谢。”章子奕笑道:“有什么好感谢的,我又没有说什么。好了,酒再喝下去,我就醉了。梁省长您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了。下次,有机会再聚。”

    这真是一个极为漂亮又极为聪明的女人,梁健也不久留,对朱怀遇说:“老朱,你送送。”朱怀遇自然是满心欢喜,他笑着道:“好,我一定确保章秘书长安全到达房间。”章子奕笑着道:“你不送我可能还安全,你送了反而可能就不安全了。”话虽这么说,但是她也没阻止朱怀遇送她。

    他们俩出去之后,房间里就安静了下来。梁健从刚才章小奕的话里,大体能够猜测那一市四省的领导,明天会是一个什么表现了。他站在窗前,静静地思考了起来。

    第二天上午,会议如期召开。会场并没有变化。人都到齐了之后,胡青兰就开门见山:“昨天我们都已经讨论过了,晚上相信大家也各自商量了。现在,我也不多说了,这次的试点工作任务,哪个省愿意接过去?”胡青兰话音落下,她朝那些党政一把手看去。

    但是,一分钟过去了,没有一个党政一把手站出来说话。会场有些尴尬。胡青兰再次朝滨海市、江北省、徽州省、西山省的领导看去,但是他们仍旧不说话。再看江中省长戚明,戚明的目光也不敢与胡青兰碰触。

    最后,胡青兰的目光移到了梁健。梁健一笑道:“胡委员,我觉得我们江中有条件进行试点。”梁健话音一出,刷地一下,那些封疆大吏都盯住了梁健,以为梁健疯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