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2.第223章步步惊心-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102.第223章步步惊心

笔龙胆2017-4-21 16:55:58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这句话诸法先笑逐颜开地:“丁县长,考察组,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把曾倩找来,明天就让她到考察组,把要反映的情况了。但我想,一个女孩子,能反映什么问题呢,无非是鸡毛蒜皮的事!”

????梁健:“只要是天罗人民反映的情况,对我们来都是最紧要的事情。”

????丁县长:“熊处长,你这会可以接受我们诸书记的敬酒了吧?”熊叶丽:“当然。”话未落,她便举起杯子把酒给喝了。诸法先:“熊处长,我们的杯子好像还没有碰吧?”熊叶丽:“那我们补一下。”着拿空杯子跟诸法先的杯子碰了一下:“那么要劳驾诸书记帮我们找人了!”

????这天晚上宴席之后,回到板房,杨波简直气疯了,他一手在桌子上习惯性的一甩,把一个烟灰缸砸在地板上,碎了!他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也是这样,接近碎的边缘。他打电话把金超叫来了。

????金超很快便来了,看到杨波正弯着腰在打扫地上的碎玻璃,有些疑惑地叫了声:“杨部委?”杨波把玻璃碎片尽数倒进角落的垃圾桶,拿出烟,递给金超一支,愁眉不展地:“抽!”金超笑:“抽烟,还是抽人啊?”杨波:“都要抽!”金超:“是啊,杨部委,一定要抽,再不抽,他们可真是目中无人得不知道谁才是这次考察组的组长了!”

????杨波发过脾气,抽了烟,慢慢冷静下来:“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如果熊叶丽不出来搅局,倒是出乎意料之外了,你是吧?谭书记把你派到考察组,不就是希望你来解决有些人可能制造的麻烦吗?”杨波这么一,等于是把大部分责任往金超身上压了一下。

????金超也不可推托,这次金超作为考察组的副组长,一同来到天罗灾区考察,目的就是为了能够确保援建指挥部指挥长能够平安无事,等他回到镜州市之后,就可以提拔为市建设局局长。

????现有的建设局局长荣威是市长宏叙的人,对市委书记的话有时候都不买账。城市建设,特别是房地产业将会是镜州市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建设重点,如果建设局局长不能跟市委保持一致,这个市委书记还当个屁?为此,一定要物色一个靠得住的人选,把市建设局局长荣威给顶下来!

????这个人选就是即将完成天罗援建任务的市建设局副局长、援建指挥部指挥长翟兴业。翟兴业各方面条件都好,最重要的是翟兴业还是市委书记谭震林老婆家的远房亲戚。这就保证了翟兴业的可靠性。

????当今官场,虽然已经不再讲究血缘关系,甚至出台了很多制度来规避血缘关系在权力运行中的负面作用。但对于一个领导来,他首先要考虑的是,手下众人中,谁是最可靠的,这个问题是每个领导都会考虑、都应考虑的现实问题,如果哪个领导从不考虑这个问题,那么他的位置也休想坐得久。

????一考虑这个问题,其实就会发现,真正能够信任的人,真是区区可数,常常是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得出来,无非就是两类:一是自己的贴身秘书,跟了自己许多年,对自己也了解了,干过的事他也知道,更让人放心的是,自己用过的秘书,就如自己穿过的鞋,别人用了会不舒服,而且秘书的提拔,直接要靠领导,领导能走多远,决定了秘书能走多远。因此,秘书必须服务领导、靠着领导,这一现实便决定了大部分秘书都是领导最可靠的人,这也正是近年来兴起了“秘书帮”的原因,许多秘书火箭式提拔,“噌、噌、噌”就上去了。另一类,就是与自己家有些亲戚关系的干部,还不能是近亲,一旦是近亲就要实行回避,不能在自己手下做事。人类明伊始,血缘关系,才是确保权力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重要纽带。封建社会历代王族的权力更替就靠的是血缘,血缘关系是家庭生活永远的主题,在中国现代政治生活中也占据了一席之地。但官场很多血缘关系不能发挥正常作用,原因在于,血缘无法保证一个人的领导。领导用人,不仅仅要考虑一个人的“可信度”,还要考虑一个人的“可用度”,“可用度”其实考察的是一个人的能力!很多领导的亲戚,却往往是那种扶不起的刘阿斗,在自己手下提拔,非但发挥不了作用,还很可能给自己添乱!所以,领导用远方亲戚,就必须考虑对方的能力问题。

????幸好,对市委书记谭震林来,翟兴业不禁是自己老婆家的远亲,同时还具有过得硬的能力,是一块好料,正因为如此谭震林才将翟兴业安排到地震灾区领衔援建工作。一年多来,镜州市的援建工作,在翟兴业的带领下开展的有声有色。谭震林也颇为满意,眼看翟兴业的援建时限将满,将换一波人前往,对于能力出众、资历也够的翟兴业,谭震林有心要提拔他。

????然后,就在这时,谭震林却多多少少听到了翟兴业的一些传闻。传闻中讲到了翟兴业在援建指挥部滥用职权,为当地政府摆平安全事故责任,还讲到翟兴业在天罗与当地乡政府一位年轻女服务员有染。官场的事情,无风不起浪。谭震林把翟兴业叫回了镜州一次,当面质问。翟兴业开始还不承认,可最后见实在瞒不过谭书记,也只好承认了!

????谭震林非常恼火,朝他发了一通火,让他想办法去摆平,否则他的升迁无望。翟兴业信誓旦旦,一定在市委派出考察组之前把事情解决掉。

????事情基本上算是摆平了,与女服务员的事情,让天罗乡出面,以给予金钱补偿暂时稳定住了,至于给天罗乡出具天罗学安全事故鉴定报告的事情,由于当时余震本就很多,就算天皇老子来也搞不清楚,应该可以蒙混过关!这样一来,总算可以安心迎接考察组的到来了。

????没想到天罗乡又闹出了副乡长曾方勇意外车祸的事情,曾方勇的女儿曾倩,四处走动,就是想要讨个法。曾倩一直认为,自己老爸的死,不是自然灾害,而是有人因为老爸掌握了某些官场秘密,被人谋害致死,并且认定与指挥部也有关系。用曾倩的话来:“指挥部和天罗乡同穿一条裤子,正是因为父亲掌握了他们天罗学重建项目坍塌和滥用赈灾款等证据,天罗乡才和指挥部串通起来,一起谋害了父亲。”

????上天可鉴,他翟兴业真没参与谋害曾方勇的事情,但天罗乡党委书记诸法先的确因为曾方勇执意要拿学校坍塌事件做章而头痛不已,多次来翟兴业这里寻求帮助,如果这事情搞出来,他诸法先这个乡党委书记是当到头了,并且翟兴业为他们做假鉴定,也会承担责任,必须想办法组织曾方勇继续闹下去。翟兴业,他是你们乡的干部,你们难道还摆不平啊!诸法先,摆得平,摆得平,眼里充满了血丝。

????没过两天,诸法先来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笑容里隐隐透着血腥气,他:“曾方勇的事终于解决了!”翟兴业:“怎么解决的?”诸法先:“曾方勇自作孽不可活,路过的山道塌方,被泥石冲进山沟里去了,尸骨都没有找到。”一听这种情况,翟兴业就不再多问了,因为他害怕问出原本他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可他心里,始终隐隐藏着一个疑问,曾方勇的死,是不是诸法先一手策划的!

????不管如何,翟兴业告诉自己,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迎接好镜州市委组织部考察组,等考察组一走,等他一回镜州市,这一切就都结束了,安全了。天罗将会成为过去,只会成为他干部履历上一段简短的工作经历。

????然而,考察组第一天到,曾方勇的女儿曾倩就冲入了指挥部食堂,刚才的晚饭上考察组熊叶丽又提出明天要见曾倩。这些都是出乎意料的变数。他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找考察组杨波商量一个办法。

????正当杨波和金超在房间里为如何应付明天熊叶丽的事情恼火时,翟兴业手中提着两个信封袋敲响了杨波的房门。

????两人警觉的停止了话,开门见是翟兴业,就让了他进去。翟兴业:“两位领导都还没有休息啊?”杨波:“怎么休息得了,发生这样的事情!”翟兴业将两个信封袋,一人送上一个,:“兴业知道两位领导在替我担心,实在对不住两位领导。这是我个人的一点意思,值不得什么,也就是给两位领导晚上熬夜时抽抽的。”

????信封袋里是每人一条软中华。杨波没有马上接,客气道:“翟指挥长,这你就客气了,香烟我们还有。”翟兴业:“领导当然不缺烟啦,这只不过是我的心意,本来就是我害得领导熬夜的,还要抽你们自己的烟,也实在太不过去了吧!”着,就先将一条塞给了金超。

????金超“谢谢翟指挥长啦”,就接了过去。杨波稍微推了一下也就不再客气,他的手接触到信封袋底部的时候,察觉到下面有些异样。他知道里面是什么,却当做不知随手放在床头柜上。

????金超拿到烟后,忍不住往里面又瞧了一眼。中华烟,分为软硬两种,软的价格更高,但市面上也不过六十五块一包,一条十包,也就是六百五十块钱。这真值不得什么!金超想,像翟指挥长这么聪明的人,绝对不会只用一条烟来搪塞他们所做工作的价值。

????在机关之中,一个人为其他人做事情,是有价值衡量的。社会上有人,政府机关不是生产部门,不创造价值。恰恰相反,在机关内部,做任何事情都是有价值衡量的,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情,都有不同的价值,比如市委书记的一句话,就比一个科员的一句话值钱几千几万倍。问题只是,市委书记的话这么有用,为什么要替你,而不是替别人?这当中也有一个价值衡量,那就是你能给的回报!

????杨波和金超,如今受命市委书记要替翟指挥长做好考察这篇章,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们是要回报的,一方面这个回报寄希望于市委书记对他们工作的满意,今后提拔上就有基础;另一方面的回报,就来自于翟兴业,翟兴业不可能给他们位置,那么只能用钱。

????金超虽然只是瞥了眼,但已经看到软中华烟的下面、信封袋的底部,整整齐齐的用白色封带封住的**头像,心下颇为满意,脸上露出了笑容来:“指挥长,你也太客气了!”翟兴业:“哪里啊,这是应该的,两位领导为我的事这么费心,我这点意思算得上什么?如果以后真的成了,我还要好好谢谢两位领导呢!”

????杨波点了点头:“翟指挥长,这个事情,还真有些棘手啊!”翟兴业:“你是曾倩的事情吧?”杨波点了点头:“这个曾倩,我们不知道她手里掌握了什么东西。如果是真凭实据,那就麻烦了!”翟兴业:“我看,她手里没有什么过硬的东西,原本有两份单据,都跟她那个老爸葬身鱼腹了。她多次到省、市关于他父亲的死因鉴定和天罗乡滥用赈灾款的事项上访,但都没有结果。如果她手里有硬货,也不至于如此!如今还不安分,来找考察组,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杨波:“手中没有过硬的证据,那就好。不过我们还是要心谨慎为妙。”金超:“明天接待曾倩的来访,还是由我和冯斌一组?”杨波:“看来不行,熊处长大概会有意见。”翟兴业愤愤地:“熊处长到底要干什么!她是存心要跟我过不去吗?”

????杨波:“你应该也知道,熊处长是宏市长那边的人,他们当然不希望你上位。宏市长当然不希望把现任建设局局长荣威换掉,所以他们可能会找任何茬子,来挡你的路,最好是能找到对你一票否决的理由。这点你应该要有心理准备!”

????听到“一票否决”四个字,翟兴业心里就一阵发紧,要自己在天罗做过的事情,可以称得上成就不,但是,与天罗乡女服务员发生关系、帮助天罗乡搞虚假事故鉴定,可都是足够一票否决的事项。仕途上,步步惊心,大头和头都得管住,不管哪个头犯了错误,都可能给自己带来“出局”的灾难。

????翟兴业到了天罗,成为镜州市派驻天罗独当一面的大员,开始时有些感觉良好,因此犯了些错误,没想到这些错误却成了白衬衫上的血点子,再想用肥皂擦洗都洗不干净,只能补上一块布,却有人想把这块布揭开。翟兴业真是万般后悔,但这个世界上什么药都有,独独没有后悔药,只能想办法过河拆桥。如今,关键是怎么才能过考察组这座桥?

????翟兴业:“心理准备我是有的。只是希望杨部委能够帮我过了考察这一关!”杨波毕竟干考察工作干了快二十年,经验丰富,他:“翟指挥长,你也别太担心。毕竟我们市委市政府派到天罗的援建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这一点无论谁都不容抹杀!这才是大局,其他的都是问题。问题只要处理得当就能过去,请翟指挥长要坚信这一点。明天接待曾倩,由我和熊叶丽两人接待。让熊叶丽参加她就没话了!万一出现什么情况,我也可以在现场把控,她拿出什么证据之类,我也可以掌握在手中。”

????听了杨波的话,翟兴业的信心稍足:“感谢杨部委,请两位领导早点休息。”杨波:“等一下,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一下。梁健那里,你自己可不可以想想办法,公关一下?这两天,他也在其中搅局,虽然他只是区里的副部长,起不了决定作用,但一直搅和其中总不是好事!熊叶丽是宏市长的人,我们争取不过来。梁健跟你却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为难你也没有太大意思。你自己想想办法吧!”

????金超附和道:“是啊,我还听他好像跟你熟悉嘛!”翟兴业:“我的战友当过他的领导……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他那里一趟。”

????在溪涧边上,有一座两间两层的屋,只有上面的一个房间还亮着灯。屋下面,潺潺溪水终日不绝,听到水声,原本是可以让人安静下来的。但现在屋子里的曾倩,却平静不下来。她看着桌子上的陶器,思绪混乱。

????这个陶器,是父亲曾方勇留给她的,模样是一个露着大肚子的矮开心佛,看上去色泽沉郁,表面异常光滑。据是从唐朝流传下来,曾方勇有次为老百姓办了件好事,老百姓就送给他这个陶器,可以保佑他。曾方勇也一直非常相信这个陶器,一有不开心的事情,便会看着这个陶器,仿佛就这么看几眼便能跟这个陶器做心灵上的沟通,不愉快的心情也随之散去。

????看到曾方勇没日没夜工作辛苦,曾倩经常劝阻:“老爸,你也要注意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曾方勇:“要想身体好,关键是开心。看看这尊开心佛,我就开心了!”曾倩想,父亲是坚定的**员,他喜欢这个陶器佛像,应该不是因为迷信,而是因为这尊佛就如他本身一样,不善言辞,但却发自内心的透着开心。曾方勇为百姓做事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

????可这个陶器,并没有如送给曾方勇的老百姓所那般保佑他。曾方勇的车被山石撞入了深渊,葬身鱼腹。想着曾倩就开始流泪。这时一个电话响了起来,是男孩刘宝瑞的电话。曾倩看了看,没有接。

????刘宝瑞这些天一直在问她,什么时候跟他去成都。曾倩知道,这个比自己四岁的刘宝瑞,对她真是特别好。他父亲给了他一笔数额巨大的遗产,他在成都买了一套房子。得知曾倩父亲去世之后,他就赶来了,帮助曾倩一起料理后事,否则曾倩真不知那段日子如何挨过来。他对曾倩:“你跟我一起去成都,我的房子就是你的房子,不管你工作或者不工作都行。等我大学毕业以后,我们就结婚,生一个孩子,幸福快乐的过日子。”

????刘宝瑞从就爱慕曾倩,这份感情一直没有变过,曾倩不可能不了解!但曾倩现在没有这份心,她放不下父亲的死,她认定父亲是被人害死的,她曾经和刘宝瑞爬上父亲遇难地方的山崖,看到这个山崖石头坚固,并没有发生塌方的可能性。这就可以断定,有人故意搬运山上的石块,在她父亲经过的时候,从上面推下,给蓄意谋杀制造了自然灾害的假象。

????但是,没有人相信她的话。大部分人都以为她伤心过度。她多次上访,也有过领导就她的事情批示过,但批示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县、乡核实,早有人向有关核实部门打好了招呼,调查草草了事,直至最后无人理会。

????曾倩曾经看到过父亲手中有几份材料,这是镇上有关领导贪污滥用赈灾款,在天罗学建设中偷工减料的明证,此外还有指挥部有关领导给天罗乡做假事故鉴定的证据,虽然是薄薄几页,却是证据确凿。但自从父亲死后,这些证据也不知去向。

????曾倩依稀知道父亲这些材料是通过镇上财务人员获得的,该财务人员又管了乡里档案。这人叫嵇升,四十岁的样子,獐头鼠目、骨瘦如柴、神情猥琐,家里有个管得他很严的丑老婆,在老婆面前屁都不敢放,在外面就喜欢拿着色迷迷的眼睛看女人。每次曾倩碰上这个嵇升,都感觉他拿着那对米粒般的老鼠眼看自己。曾倩不明白,父亲是怎么从这个嵇升那里拿到材料的?难道也有什么暗中的交换?这已经成为永远解不开的谜。

????中午,曾倩冲入了考察组在指挥部吃饭的食堂。虽然被民警追来,但最后在梁健的帮助下,她终于获得了一个机会,下午可以向考察组反映情况。对于这个也一样大吃大喝的考察组,她并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为她话的梁健,却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象。她对他存着一线希望。

????为了让自己反映的情况,更具服力,曾倩去找了那个财务兼档案员嵇升,那人正坐在他阴暗狭窄的档案室里。当曾倩提出想复印曾经给过他父亲的资料时,嵇升色迷迷地朝曾倩笑了笑:“当然可以。”曾倩一下子感觉到了希望。嵇升又:“不过有个条件。”

????当曾倩听嵇升出他那个无耻的要求之后,曾倩简直难以相信,天罗乡竟然隐藏着这样的无耻之徒,简直是丢“人民”这俩字的脸。嵇升:“你愿意或不愿意都随便你!如果你愿意,我就把你要的资料给你。你别把我想得太龌蹉。你知道,其实这事情很简单,不过是一个交易。你要你需要的东西,我要我需要的东西。皆大欢喜。就这么简单。”

????看着这个形貌猥琐的嵇升,曾倩只觉得恶心,愤然离开了档案室,只希望这一辈子都不再踏入那里,不再见那一双色迷迷的细眼睛。在曾倩转身离开时,嵇升看着她的背影:“如果你改变了主意,晚上我还在这个档案室里!”

????刘宝瑞的名字,星星一般在手机上一闪一闪。对于去天罗乡政府找嵇升的事情,曾倩对刘宝瑞只字未提,她知道,他一听,肯定会担心得要命!

????一个时之前,乡政府的人来到这里,找到了她,:“考察组明天在指挥部等你!”曾倩知道,去了考察组,若手中没有充分的证据,对于乡里和指挥部有关领导的反应举报,就没有服力,去了也等于没去。如果失去这一次机会,以后恐怕真的再不能为父亲伸冤了。

????这时,她很不情愿地想起了走出档案室时嵇升的那句话:“如果你改变了主意,晚上我还在这个档案室里……”

????手机还在响着。曾倩将手机调至静音状态,塞进了口袋,一个人奔出了父亲的屋子,朝着天罗乡政府跑去。天罗乡政府晚上刚接待完考察组,这时宴尽人散,原本还热闹非凡的机关食堂,这时候也已熄了灯,整个机关大院格外寂寥。

????在机关档案室里,财务兼管理员嵇升,站在窗口的黑暗之中。他一直看着那些领导在食堂里觥筹交错,就是没有他的份,他咬得牙齿生疼,机关里为什么就是这么不公平?有些人花天酒地,有些人就只有看的份呢?这时他想到了曾倩的倩影,红润的脸蛋、鼓鼓的胸脯、细细的腰肢、圆润的臀部。他一想起来,口水就咕咚咕咚咽个不停。

????这天晚上,他对老婆撒了个谎,单位里接待考察组,让他也参加,所以不回去。老婆问他,以前这种接待都没他的份,这次怎么会叫他也参加?他,也许领导开始重视自己了!对于势利的老婆来,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就,那你别回来了!

????嵇升一直把自己关在档案室里,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曾方勇漂亮的女儿曾倩,会回来找他。虽然,她看他的目光里全是厌恶,可是,他也从那一双透亮的眼睛里看出了她的挣扎。从这挣扎里,他看出了这个美丽的女孩非常爱她死去的老爸,为了对付那些弄死她老爸的人,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包括她如花苞般的身体。嵇升的眼睛,是真正的老鼠眼,很细很,但却非常精明,他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会看错!

????晚上十点多,仍不见曾倩的踪影。财务嵇升有点焦心了,怎么还没有来?难道真不来了?这时,不该来的却来了。老婆在电话中粗粗喊着:你在干什么,怎么还没回来?平时,嵇升是不敢这么晚不回家的,以前是跪搓衣板,如今儿子买了电脑,就跪电脑键盘。嵇升赶紧,领导还找谈点心,就回来!又是领导,嵇升老婆心想,难道老公要升了?“嵇升、嵇升”,到现在才升?

????半个时又过去了,看着窗外静静的夜,嵇升想自己还是估算错了,骂了句“曾倩这个女儿还是不够爱他老爸嘛!”,心情沮丧,打算关灯回家!

????当他正要关门的时候,猛然听到了身后轻盈的脚步声。一个身穿裙子的清纯女孩出现在了走廊里。虽然灯光不亮,嵇升的眼睛却直了,嘴角的口水情不自禁地流下来。嵇升假装镇定,可猥琐的身子还是发抖起来:“你怎么现在才来?”

????曾倩:“嫌我来的晚吗。我这就回去!”嵇升赶紧喊道:“别,别,都来了,进来吧。”

????曾倩站在嵇升的档案室里,显得异常拘束,她看见嵇升的眼睛,就感觉格外恶心。但她没有办法,她必须拿到那些档案资料。嵇升眼睛追着有如仙女一般的曾倩,浑身毫无自信地抖着,他从来没有过浪漫的经历,只知道:“你坐吧!”

????曾倩:“你先给我看那些资料。”嵇升:“你先坐。”曾倩拒绝:“别想骗我,如果你没有资料,我马上就走。”嵇升转过身去,从抽屉里心翼翼拿出了一叠东西。嵇升:“我不会骗你的。我可以告诉你,这次我给你的东西,比上次给你老爸的还要全,拿着这些证据,足够你把什么诸法先、什么翟兴业一股脑儿全部告倒!”

????曾倩拿过了东西,看着这些账册,虽然有些她不是很懂,但其中关键的几笔大数字用红笔在下面划了横线,看来这个嵇升也很是用心。难道他也早有这方面的预谋?曾倩又翻看了几页,觉得这些资料的确十分重要,很是管用……

????曾倩一页一页看完,抬起头来,看到嵇升两粒黑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不自禁地浑身一个激灵,为了这些东西,我就要把自己的身体交给这么一个丑陋的半老头,这值得吗?她不由想起了刘宝瑞。刘宝瑞青春活力的脸孔,看着她时那充满深情的眼睛……如果她与嵇升作了交换,将会永远失去刘宝瑞……

????原本坚定的意志,在这一双猥琐的黑眼睛面前,忽然发生了剧烈的摇晃。人在作出选择的最后关头,往往最会犹豫。她忽然想起有一次父亲对着那尊开心佛,对曾倩:“人心里没有恨,就是开心。曾倩,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只有一个希望……”曾倩:“爸,你啊,是什么希望?”曾方勇:“那就是别为了恨,去做一些傻事,更别为了恨,去牺牲可能获得幸福的机会!”

????如今,就在抉择的一瞬间,曾倩才记起了这些语重心长的话。曾倩仿佛觉得,老爸早就料到了有今天,才会这些话。话中的每个字,似乎都紧扣了她此时此刻的境遇。她恨那些害死父亲的人,所以她不惜牺牲自己美好的身体,来跟嵇升做交换!而此刻她即将牺牲的,很可能就是她今后一生的幸福!其实,她也是多么渴望,能够和刘宝瑞在一起,生活在成都,两个人的幸福世界……

????但她难道真的为了自己的幸福,不再理会父亲的冤死,让那些凶手逍遥法外嘛?她做不到。

????嵇升:“怎么样?如果你不愿意,我就把这些材料要回来!”曾倩把那些材料抓在手中:“你想要怎么做?”嵇升的眼中发出了亮光,嘴角的唾液完全失控了,他:“我不喜欢站着,你就坐在桌子上,我喜欢看着你的脸。”

????曾倩厌恶地朝嵇升看了眼,她没有选择。嵇升迫不及待地抬手想要为所欲为,曾倩一把扫开他的手,:“你的手不准碰我,我自己来。”嵇升已经迫不及待了,没有反对,只顾着解自己的裤子……

????曾倩看到嵇升的动作,心里猛然涌起的恐惧和恶心,几乎要生生把她淹没。这时候,不知从哪里猛然传来响亮的喊声:“曾倩、曾倩。你在哪里?”

????听到这个声音,曾倩如梦初醒。她在心里暗道:真险!我差点就真的做了傻事。

????“谁?谁在喊?”嵇升提着裤子,神情紧张的问。曾倩自言自语地:“刘宝瑞,刘宝瑞,我的刘宝瑞!”曾倩心里一切都通透了,她知道,自己这个晚上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父亲的那句话“别为了恨,去做一些傻事,更别为了恨,去牺牲可能获得幸福的机会!”

????曾倩:“我不和你交易了,你的资料我不要了!”

????“这怎么可以!”嵇升眼见到嘴的天鹅肉马上就要飞了,就来抓曾倩的手:“你不能反悔!”

????曾倩一把甩开他,喊道:“我在这里!”急着就往外面跑去,没走几步,脑后“砰”的一声,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瘫软在地上了。

????嵇升嘴里喃喃自语:“到嘴的天鹅……到嘴的天鹅……”,他先不管晕倒的曾倩,赶紧熄了灯,关上了档案室门,让外面的人无法找到。

????刘宝瑞听到了曾倩的回答,只是这回答仿佛突然被折断的花枝,再没有响起。刘宝瑞心神不宁地连续喊了几声,再听不到回答,心里焦虑万分,曾倩可能出事了!但他命令自己必须安静下来。他从就爱慕曾倩,他对曾倩身上的气息非常熟悉,他自信凭借自己的感觉,能够找到曾倩所在的房间。

????嵇升嘴角流着涎液,全身激动不已,他看了看地上的曾倩,摸了一把她滑嫩的脸蛋。他一辈子都没有碰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今天必须实现这个愿望。如今她不愿意也得愿意。

????谁知他不心手臂挥动,无意中撞倒了旁边的垃圾筒,发出了“哐啷”一声响。寂静的夜里,这响声非常清晰。外面的刘宝瑞,本就已经隐隐感觉到曾倩就在这个方向,一听到声音,便确定了是哪个房间发出的声音。

????嵇升此时一门心思全在曾倩身上,在幽暗之中,向昏迷中的曾倩侵犯过来……

????只听到“砰”的一声,又是“砰”的一声,等到第三声“砰”响起时,档案室门被踢开。嵇升眼见被人坏事,愤怒无比,不管衣裤不整就冲上去,要跟刘宝瑞厮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