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第604章感性来客-权路迷局 CC国际组织_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l_cc国际彩球网登陆

权路迷局

355.第604章感性来客

笔龙胆2017-4-21 17:16:7Ctrl+D 收藏本站

    工作的性质使得梁健觉得,不可能“不”,梁健:“张省长,我知道了。”张省长又对梁健:“等等。今天感谢你,想办法将闻璇带了进来。闻璇跟我谈的东西,对我非常重要。”梁健脸上微微一笑:“张省长,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时候,张省长又忽然问了梁健一个很意想不到的问题:“梁健,如果我当不了省委你书记,你跟着我会不会觉得很后悔?”这个问题,实在是有些突然、有些诡异了。

    作为一个秘书,当然最关心的是领导能不能青云直上,如果领导能,秘书自然也沾光。如果领导停滞不动,秘书自然也遭殃。在官场可以看到一个比较明显的规律,那就是秘书往往是在领导动之前先动的。

    领导常常是在知道自己差不多要动的时候,先把秘书给安排了。如果领导走了,还没有给秘书一个好的安排,那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对秘书不满意,懒得提携你了;二是你遇上了一个窝囊领导。别指望各个领导,都能大刀阔斧,将自己的秘书安排到重要和实惠的岗位上,命比黄花瘦的秘书也大有人在。

    一般人都是将那些运命很好的秘书,当作了全部的秘书,其实这是一种误区。秘书这活儿,真不好干。听到张省长这个突然的问题,梁健虽然很有些惊讶,但他几乎想也没想就回答:“当然不会。我是来当省长秘书的,对于我来能够担任省长的秘书,已经是一个很好锻炼了。而且,我主要是觉得张省长是一个值得我跟随的领导,我跟得是人,不是职位。”

    张省长点了点头,在梁健的肩膀上拍了拍,:“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他没有多,对张省长道了一声“晚安”。其实,此刻已经凌晨一点四十五分,离开天亮也就四个时的时间了。

    回到了房间,梁健还是对张省长那句“我如果当不上省书记……”这句话想了好多,以至于睡不着了。梁健拿起苹果手机。这台手机,是胡英送的,梁健看着手机,就动手指给胡英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他是想和胡英通话,但是又怕她已经睡着了,打扰了她。于是他就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过去,如果胡英还醒着,或许会回电话给自己,如果睡着了,就不会有回音了,梁健也只好自己应付这心里的不安。

    短信发过去两分钟,还是没有任何回音。梁健想,胡英应该是已经睡觉了。梁健将枕头盖住自己的脑袋。这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梁健赶忙从床头柜上抓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胡英”。

    梁健接了起来,胡英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现在还没睡?”梁健问道:“你也没睡?”胡英:“不是被你吵醒了吗?”梁健:“实在不好意思,骚扰你了。我还是不打扰你了,你继续睡吧。”

    胡英在那边笑道:“真正让人受不了的,不是把一个人吵醒,而是吵醒了之后,又对他,你好好睡吧。还是聊天吧,我反正一下子也已经睡不着了。而且,你这么晚发短信过来,如果只了一句‘你继续睡吧’,你我还能好好睡觉吗?”

    梁健听着胡英带着调侃的温柔声音,心里一暖。梁健:“最近镜州这方面还好吗?”胡英:“按部就班的工作,金市长有些工作让我去参与,谭书记有时候应该会有意见,他是最好甄浩副市长能够接过去,不过我并不是直接参与,而是协调一些关系,也不算‘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所以,谭书记也不能我什么。”

    梁健:“我相信,你能够处理好的。”胡英问道:“你那边有什么消息,省书记啥时候能够到位?”梁健:“我也不清楚,上头毫无动静。但是今天,不,应该算是昨天了,张省长问了一个问题。我一直想到现在了,还是不知道他真实的意思。”

    胡英问道:“是什么问题呢?”梁健略停了下,才道:“张省长问我,如果他当不了省书记,问我会不会后悔跟了他。”听了梁健的话,胡英在那边沉默了,然后:“张省长,真这么了?”

    梁健:“是的,在十几分钟之前,对我的。”胡英语速明显有些加快:“张省长这两天有什么忧心事吗?”梁健:“可以有,这两天我们一起在闻城市处理事情。”胡英惊讶地:“闻城市,你现在是在闻城?”

    尽管胡英看不到他,梁健还是点了点头:“没错。专门为了一个事情过来的,只是电话中,不方便细。”胡英:“嗯,这是领导的事情,你不用对我细。当时,张省长问你的时候,你是怎么回答的?”

    梁健将自己的回答告诉了胡英,胡英:“你回答的还不错,领导应该会满意的。”梁健:“张省长这么问,不会是在考验我把?”胡英:“考验,那是肯定的。但是,应该不是单纯的考验,张省长应该是预感到了什么,或者他在决定做什么事情。”

    “决定不做省书记?”梁健有些自问自答:“做了省长,又有谁不想做省书记的呢?”胡英想了想:“知进退,才是政治智慧。我们基层的人,只知一味向前冲、往上挤,把自己搞得很累,有时候甚至把自己逼到无路可退。但是真正懂政治的人,宁可不当这一时的大官,而学会在即将达到高峰的时候退让,为自己腾出更大的上升空间。”

    梁健还是有些不大明白:“你的意思是,张省长认为现在当省书记不是时候,所以,决定不当?”胡英:“这个我不太清楚,毕竟我不知道张省长真实情况是什么。”

    梁健不由脱口而出:“如果你现在就在我身边就好了,或许就能看出张省长的真实意图了。”胡英温柔的声音传来:“我也想在你的身边啊!”胡英这话一,让梁健一阵感动,心里却同样升起一种幸福的感觉。

    梁健:“明天,我会跟张省长一起去北京,也许明天就能知道,张省长的真正意图了。”胡英:“梁健,我还想和你一句话,官场虽然很是现实,但是有时候还需要一点精神。我认为张省长是一个值得我们尊重的领导,我们应该支持他。”

    梁健:“我也是这个想法。现在你也这么,我也更加确定了。”胡英:“早点睡吧。明天你还要忙。”梁健:“是啊,现在真的已经是早上了。我的确该‘早点’睡了。”胡英笑着:“早安。”

    与胡英通过了电话之后,梁健的心情好了许多。心安宁了,大脑也不再给身体发出各种不恰当的刺激了。梁健就沉沉睡去了。

    梁健是开了闹钟的,不管睡得有多晚,梁健也不能晚起,他知道张省长有早上运动的习惯。在家里的时候,张省长由其妻子提醒他,到了外面只能是梁健去提醒张省长了。梁健敲了张省长的门,张省长也已经穿戴好了。两人就到下面去散步,张省长在散步的时候,很是专心,并没有与梁健再昨天晚上的话题。

    张省长:“这里的空气,还是没有宁州的空气好。”梁健不知道张省长所的是单纯的“空气”,还是指“政治空气”。梁健就:“吃好早饭,我们就能回宁州了。”

    张省长:“如果我是宁州市长,回宁州,也就不用担心闻城了。可是我现在是江中省长,闻城的空气不好,老百姓也会有意见,我就不能无视啊。”梁健这才确定,张省长是在有感而发。

    梁健也没有多,而是继续跟着张省长往前走。很快身子就有些发热了。张省长:“我们去洗刷,然后就用早餐。”

    张省长每天运动之后,都会洗澡。梁健也快速洗了澡,然后陪同张省长去吃早饭。闻城市书记顾海洋和市长汪超,都已经等在了早餐厅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上面有官员袭来,当地的官员不仅仅是要陪吃中饭、晚饭、宵夜,甚至还要陪早餐。

    照例,早餐没什么好吃的,又不闹酒,又不热闹,吃的也是自助餐,但是大家就是流行陪早餐,意思就是从早陪到晚。张省长也没有对他们一定不要陪。顾海洋还在问张省长:“张省长,早饭之后,再去走几个地方吗?”

    张省长:“不用了。早饭之后,我们就回宁州。”张省长将昨天从闻璇手中拿到的会议纪要复印件,

    从桌子上推给闻城市的两个党政主要领导,他:“据,闻城市政府已经找不到这一期的会议纪要了。以前我当书记的时候,有些会议纪要,我让工作人员复印了,一直存放着,既然你们找不到了,我让梁复印了一份给你们。”

    毫无疑问,张省长的意思是,闻璇花园的项目,是有会议纪要为证的,并不是他乱用私权的结果。他知道,虽然他这话是给两位主要领导听的,但是很快肯定就会传入曹青他们的耳中。他相信,市政府中找不到会议纪要,与曹青肯定有关系。

    市委书记和市长本想送张省长上高速,但是被张省长制止。上车之前,张省长忽然对梁健:“梁健,今天你坐到后座上来,我有话要对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